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首页导航 > 艺术论坛
社交媒体的存在会毁了艺术吗?
时间:2016-07-23 09:10:40来源:作者:

 

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艺术是否应该鼓励?还是如今艺术已成为表达自恋的工具?

当步入达明·赫斯特去年在伦敦新开的新港街画廊,即刻被一个大的、有光泽的蓝色金属雕塑吸引,这是杰夫·昆斯的作品。同时来不及防备的被一大群相机闪到了:一对年轻的夫妇在对比各自的手机拍摄效果,一个时髦的小伙把单反跨在脖子上,一个女孩在自拍前忙整理着头发……

我不禁感到一丝恼怒,真的有人在看艺术吗?当我移动着仔细观看这件作品,看着自己的形象在这个超级闪亮的雕塑表面变形,我的手开始抽搐。“这放到Instagram上应该不错,”不禁喃喃自语。马上拿出手机,告诉自己没关系,这是杰夫·昆斯的作品,就这样一个“意外”的艺术自拍诞生了。


杰夫·昆斯的作品《气球狗》

杰夫·昆斯的作品易于被大众所接受,可以说非常适合现今的即时共享时代。当前Instagram上已经有186,808 关于杰夫·昆斯作品的帖子。2014年昆斯在纽约惠特尼美术馆展出时曾被评为有史以来Instagram上最火爆的展览,看来伦敦的此次展览有紧随其后的赶脚。

这个带有文化背景的自拍,是拍摄者卓越品味的证明,难怪艺术在Instagram上变得流行。近日开放的坐落在奥林匹克公园、环绕着安妮施·卡普尔作品的是艺术家卡斯滕·霍勒创作的滑道,就是个不错的炫耀勇气和艺术品位的机会。还有蛇形画廊年度邀请艺术家或建筑师设计的临时蛇形夏日馆项目,今年,丹麦年轻的建筑设计师比雅可·因戈尔 (Bjarke Ingels)的作品“冰块洞”,为观众提供了无限多的拍摄角度。同时,泰特现代美术馆刚刚开放的扩建工程开关室也是热门观光圣地,著名艺术家艾未未的作品一棵大树就布置在泰特著名的涡轮大厅。


草间弥生的作品《镜屋》(mirrorroom)

而艺术家草间弥生在伦敦维多利亚·米罗画廊的新展览,将南瓜置于镜屋中。疯狂迷恋草间弥生的粉丝遍布全球,她成了世界最流行,同时也是Instagram上最火爆的艺术家。此前,草间弥生在洛杉矶的展览观众需排队等待五小时之久才能看上展览,展厅外等待的人们一直责怪展厅内的人们摆造型拍照太长时间。此次维多利亚·米罗画廊的展览,手机拿在手中,我承认,无法抗拒想要拍照的欲望,独自步入一个小房间被闪烁的吊灯或点状南瓜包围,镜子的多个面无休止的反射,仿佛置身于反射所产生的无尽宇宙和有机形状之中。这是绝佳的Instagram素材哈!

这种体验真的和艺术有关吗?关乎看、想、对于美好事物的情感反应、刺激或不安,是这些改变了我们对于世界的理解,还是丰富了这一理解?艺术是否沦为人们表达自恋的工具,让人变得越来越有魅力、越来越时尚。

实际上,有时看到在画廊拍照的行为挺烦的,这种感觉我知道,因此我即便是偶尔的一次拍照也尽量速战速决、不对他人造成影响。而那些在画廊反复摆造型、整理装束,寻找最佳背景拍摄的简直让我发疯。ps.但画廊的营销团队应该会很开心。

社交媒体上的口耳相传当前是最吸引观众的方式,尤其是年轻群体。如果能够让追随者们都爱上艺术,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杰夫·昆斯作品《龙虾》(lobster)

或许会有人说我们这个有活力的年龄需要艺术——儿童滑梯、讨人喜爱的南瓜,闪亮而吸引眼球,但最终可能只是空洞和肤浅,对此我并不完全赞同。至少它可以带领人们进入文化环境中,可以从他人的作品中获取有价值信息。

观众舒服地待在艺术空间中,感觉像是拥有了艺术的所有权,这一感觉是罕见而强大的。艺术往往被视为具有排他性、精英、奢华时尚人的专属,或者是有知识的人才能享受到的,因此打破这一屏障是值得庆贺的。艺术是属于每个人的,鼓励新的、年轻一代能参与其中,并感受到艺术是属于他们的这尤为重要。社交媒体对此将是个巨大推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