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首页导航 > 名表论坛
日本装饰技艺与瑞士制表行业的交汇融合
时间:2016-08-07 09:37:50来源:作者:

 近年来,日本装饰技艺悄然渗入瑞士制表行业,这份渊源基于共同价值观,尤其是对细节的注重和刻画。木纹金属、赤绘、漆艺、莳绘,诸如此类。日本装饰技艺,许多原本已经穷途末路,只能静待消亡,如今却又柳暗花明,在瑞士制表行业打开新窗。暂且抛开雕刻、珐琅和宝石镶嵌等传统工艺,许多瑞士制表品牌已经与日本大师工匠拱手致意。他们是那些古老技艺最后的守护者,也被日本人尊为“人间国宝”。看似偶然的邂逅其实有着坚实的基础,对于细节近乎偏执的专注架起沟通与协作的桥梁。最新的范例来自海瑞温斯顿,卓时Premier系列Precious Weaving 36毫米自动上弦腕表采用日本编织技艺,金线与天然银色珍珠母贝薄片互相交叠。除了商业成功,在日本工匠那苦心孤诣的传统中,瑞士制表者似乎找到了第二自我。

海瑞温斯顿卓时Premier系列Precious Weaving 36毫米自动上弦腕表,采用日本编织技艺,将金线与天然银色珍珠母贝薄片互相交叠海瑞温斯顿卓时Premier系列Precious Weaving 36毫米自动上弦腕表,采用日本编织技艺,将金线与天然银色珍珠母贝薄片互相交叠

荷兰先行者

Kees Engelbarts作品,表盘灵感源自日本刀刀镡,传统上,刀镡以木纹金属制成Kees Engelbarts作品,表盘灵感源自日本刀刀镡,传统上,刀镡以木纹金属制成

几乎可以肯定,Kees Engelbarts就是将日本装饰技艺引入瑞士制表行业的第一人。Kees Engelbarts生于荷兰,1980年代搬至日内瓦,曾在荷兰和德国接受培训,学习手工雕刻。1997年制表处女作中,Kees Engelbarts选择了一种行业此前未曾探索过的技术——Mokume-gane,直译即木纹金属。将各种各样的金属薄片相互层叠,然后加热,由此产生的效果与天然木纹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秘密就在于金属熔点不同。这种工艺原本用来制作日本刀,现在流行于珠宝行业。“学会木纹金属时我还是个学徒,”Kees Engelbarts表示,“我去过日本二十余次,但从未真正在那研究这门技艺。不过我拜会同行,并向他们偷师学习。”

江诗丹顿Métiers d’Art ‘Les Masques’系列腕表江诗丹顿Métiers d’Art ‘Les Masques’系列腕表

十多年后,Kees Engelbarts的作品成为其他品牌的灵感来源,江诗丹顿就是其中之一。江诗丹顿原本就是Métiers d’Art的支持者,2010年更成为首个呈现莳绘技艺的制表商。工匠通过向湿漆上挥洒金粉创作图案,所谓莳绘,即“挥洒成画”。“Métiers d’Art ‘Les Masques’是江诗丹顿的一次全新尝试,巨大的反响远远超出了制表圈,”艺术总监Christian Selmoni回忆道,“Zôhiko是日本最古老的漆器工坊之一,双方的合作完全出于意外,而这又是一切的开始!”随后,Métiers d’Art ‘La Symbolique des Laques’系列三年内分别推出不同主题的腕表,每一年均推出一套三枚全新腕表,限量二十套。

理念的碰撞

萧邦L.U.C XP Urushi猴年限量腕表萧邦L.U.C XP Urushi猴年限量腕表

莳绘大师小泉三教向表盘上涂饰金粉莳绘大师小泉三教向表盘上涂饰金粉

接着,萧邦推出日本风格腕表系列:L.U.C XP Urushi。该系列命名来自一种罕见树木,现只存于日本和中国,它的树液可用于制作莳绘技艺的基漆。“2008年出自漆艺大师增村纪一郎之手的少数腕表已经在日本展出,”前萧邦创意总监(现在是一名顾问)Guy Bove表示,“当时的想法,是应用某种材质技艺,呈现萧邦制表,并引起与日本的共鸣。我们非常喜欢那些腕表,公众也是如此,因而品牌决定做一个完整系列。”今年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上,萧邦推出的L.U.C XP Urushi猴年限量腕表就是这一系列的最新力作。

Kari Voutilainen作品,28 Hisui腕表,铂金表壳直径29毫米,时分显示功能,它所配备的手动上弦机芯完全由手工打造而成,表盘采用莳绘工艺装饰,材质为金粉和贝壳碎片Kari Voutilainen作品,28 Hisui腕表,铂金表壳直径29毫米,时分显示功能,它所配备的手动上弦机芯完全由手工打造而成,表盘采用莳绘工艺装饰,材质为金粉和贝壳碎片

Kari Voutilainen虽然是纯粹瑞士制表传统的倡导者,但也敞开心怀,拥抱日本技艺。2011年,Kari Voutilainen发布个人特拉瓦谷工坊与Wajyma(位于东京东部的一个小渔村) Unryuan工作室的首个合作成果。这家名为“云龙庵”的工作室由“人间国宝”北村辰夫主持,延续莳绘艺术。除了金粉和漆,艺术家的创作素材还包括金箔、绿色蝾螺壳和新西兰鲍鱼壳,成就独一无二的彩虹微型马赛克艺术效果。“1999年至2002年,我在WOSTEP(瑞士制表师培训与教育项目)任教,一名日本学生把我介绍给北村辰夫,”Kari Voutilainen解释道,“如果我只是拿起电话,贸然请教,他就不会答应见我,必须经人引荐。”初步接触发展成为相互尊重,至今,两人已经携手打造了六枚时计作品。“对我来说,重要的是日本艺术背后的伦理道德和美好价值,而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两个工坊间的氛围是如此的相似。”

传统的延续

爱马仕Slim dʼHermès Koma Kurabe腕表,塞夫勒瓷器表盘,采用赤绘细描,呈现贺茂别雷神社每年一度的赛马盛事场景爱马仕Slim dʼHermès Koma Kurabe腕表,塞夫勒瓷器表盘,采用赤绘细描,呈现贺茂别雷神社每年一度的赛马盛事场景

2015年,爱马仕推出Slim dʼHermès Koma Kurabe腕表。它的问世,既源自意料之外的邀请,也归功于双方对彼此工作的兴趣。“2010年,一个爱马仕小型代表团前往金泽,在日本当局的授意下,探索发现当地手工艺品,”艺术总监Philippe Delhotal回忆道,“正是在这趟旅程中,我结识了福岛武山,他是日本赤绘工艺专家,尤擅在陶瓷上绘画。我问他是否有兴趣制作腕表表盘,他欣然应允。”广泛调研又花了两年的时间,最终选定塞夫勒瓷器作为表盘材质。颜料来自氧化铁粉末,呈现鲜明的赭红色彩。福岛武山在表盘上重现了Koma Kurabe赛马盛事场景,这项赛事每年举办一次,场地为东京贺茂别雷神社(建于公元678年)。

日本国宝级工艺大师,陶瓷彩绘专家福岛武山日本国宝级工艺大师,陶瓷彩绘专家福岛武山

制表业中Métiers d’Art的流行已经帮助复兴了某些曾被遗忘的技艺;制表师们展现出Guy Bove所言“开放的心态”,开始探索更遥远的地平线;而日本,非常高兴地献上欢迎。Kari Voutilainen兴奋地说:“我立刻就被对于细节的注重和手工技艺之精湛征服了,实在太令人震惊了。”Christian Selmoni确认:“日本人不说英语,我们不讲日语。但经过一段时间后,我们能比以往和电镀公司更合拍。这是一段真正丰富且充实的经历。”而对于日本人来说,“与瑞士制表师携手工作,也是他们延续自身传统的一种方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