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新报 > 华文教育
我在德国大学教中文
被闹钟和梦想叫醒
时间:2017-01-22 16:03:30来源:作者:陈奕颖(哈勒)

今日哈勒中心广场及教堂

 

  "当、当、当"邻居家的钟敲了三下,虽然没有见过那座钟的样子,但看着对面街上声音传来的那幢写着1892年字样的建筑,我觉得屋子里一定是一座古老而精致的大摆钟。我看了一下电脑上的时间,正是凌晨三点,分秒不差。伸了伸懒腰,我再次快速浏览一次明天讲课用的课件,关机,准备睡觉。
  备课备到这个时间并不常有,但因为突然有一个好点子,决定加入到明天的课程中,时间就不知不觉地走到了深夜。临睡前的洗漱时饶有趣味地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想想上一次这么拼,应该是高中时期了吧。
  高中时期,在空间上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时间上无论是中国历史还是世界历史都有框架性的了解,学了政治后对未来世界格局也有一定的预见。更不用说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这种解释了世界物质本源的知识。也难怪网上的段子戏称高考时期是人生知识水平峰值。但是即便知道这么多知识,那个庞大的世界始终只存在于纸上,而真实的现实世界,就只有家和学校那两点一线。
  也许从那时开始就已经有了要看世界的梦想了吧,然后经过一些机缘巧合的选择和过五关斩六将的努力,我拿到了外派公函和德国大学的邀请函。出发前的我,似乎又回到了研究生毕业时,拿到大学教职的迷茫。这一次,是作为一所德国大学里有史以来第一任汉语教师的迷茫,这种异国他乡且没有前人指路的情况更是让我手足无措。
  其实校方对于我的到来也同样充满了期待和不安,因为学校没有汉语专业,没有教材教具参考书籍的储备,他们甚至不知道什么专业的学生会对这门遥远的东方语言感兴趣,所以一切真的是从零开始。但是校方给了我很大的自由,第一个学期的时候我被告知只上我熟悉的语言课程,其他课程再议。
  于是在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对德国的东南西北还辨不清的情况下,我坐火车去了最近的莱比锡孔院讨经验,莱比锡孔院的老师们热情地接待了我这个不速之客,那天的午夜,二十多本中德文双语的教材和参考书陪我一起回到哈勒,因为书籍太重,下电车后回家的那段距离,我是左手累了换右手,最后像非洲土著一样把书籍放头上顶着回去的。
  第一个学期结束,学生反响不错。因为我所在的是法学院,校方开始和我商量课程内容:除了语言课程以外,加法律课程,因而我便很神奇地接了一门课程:《中国法律与文化》。其神奇之处在于,作为第一次在这所大学开设的、教学对象主要为法律专业的本硕学生的课程,唯一的任课老师完全没有法律学科背景,而且这课还要求全英文授课。我想我以后的教学论文主题也可以出来了:论如何用第二语言忽悠教授一门自己从来没有学过的课程。
在之后的整个学期中,我的空余时间全部都用在啃法律:法律条文法律案例法律文献、宪法刑法民法、婚姻法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然后……再把这些我勉强用中文理解的东西翻译成英文,做成教案,弄成PPT。
  上课的时候,我很真诚也很诚实地对学生们说,虽然这是一门与中国法律相关的课程,但我没有法律学科背景,"中国法律"这几个字里,我不擅长讲法律,但是我很擅长做中国人,希望我的课程能从法律的视角成为你们看中国的一个窗口,为你们揭开一个东方神秘国度的面纱,了解当代中国的一些面貌。
  当然,这门难度较高的课程中也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因为这不是简单的语言教学,而是涉及到很多社会文化层面,我的学生除了德国人以外,还有来自法国、保加利亚、斯洛伐克的学生,甚至还有来自日本、韩国、马来西亚的学生。课上也常常会引发各国法律文化的讨论,学生们对我说的一些中国社会特有的现象兴趣盎然。说一个我上课时候的片段:在课上我提到中国的老人们退休后一大娱乐是跳广场舞,顺便还在课堂上放了一小段视频,结果学生们全部都嗨了起来,纷纷举手问我会不会跳,能不能教他们,可怜我出国前突击了茶艺、围棋和书法等中国技艺,万万没想到栽在这广场舞上。在讲解了广场舞引发的噪音诉讼案后,我介绍目前最好的解决方法之一是让跳广场舞的老人们带耳机跳舞,这样既能满足老人们的健身需求,又不打扰到周围居民,而唯一的坏处便是……我关掉音响又放了一小段视频让学生们自己感受:如果在晚上看到一个广场的人无声地做着如此统一的动作,那是一件相当吓人的事情。学生们有没有被吓到,我不得而知,只知道德国课堂的规矩是,在老师宣布下课后学生们都会以手叩桌子,表示鼓掌感谢。记得那堂课后格外响亮的敲桌声倒是把我给吓到了。
  那时我才突然发现到,坐在台下的我的学生们,他们仰着头听课的样子和我当年同出一辙,一样的表情,一样的梦想--希望了解那远方的国度,扩大未知世界的知识版图。圣诞前的最后一节课,一个学生找到我,说听了我的课后越发向往去中国,并向我打听作为一个外国人如何在中国找工作。我觉得这是我收获的最美妙的圣诞礼物,美妙在于,我在实现自己看世界的梦想的同时,也不知不觉地装点了别人同样的梦。
  人们都说:现实朝着梦想前进,而现实的世界有时比想象的更广阔。回头看看,初中时候的我,第一次正式学习第二语言,并开始了解更加广阔的世界;高中时候的我,只是英语口语比较突出的学生,出国工作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大学时的我,应该想过去美国、英国这些英语为母语的国家旅游,如果以教师作为职业,大概是教授语言或者文化。过去每个时刻的我,都不曾想到现在我会在一所德国大学里,遇见不同年龄段、不同专业、不同学历和来自世界不同国家的学生们,而且除了教授语言课程以外,还会教授自己都没有学过的法律课程。在每一个人生的十字路口,都有许多对于未知未来的恐惧和美好梦想的向往,但经历过才体会到,正是因为人生有这么多的预想不到的挑战,才变得如此有趣。
  早晨,几百米外,中心广场的那座在二战的轰炸中幸存下来的钟楼和邻居家的钟声很有默契地一起响了八下。被这钟声叫醒的,是休息了一夜的身体;被梦想叫醒的,是渴望了解更多世界精彩的灵魂。关掉闹钟,带上梦想,匆匆走在去往教室的碎石路上,抬眼一看,一群鸽子扑棱棱地飞过挂着圣诞启明星的钟楼,钟楼之上,是更加高远和湛蓝的天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