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新报 > 华文教育
年幼的对手
时间:2017-01-22 16:51:24来源:作者:子初(沃尔夫斯堡)

主持人周晓霞的话:

  德国算不得一个大国,而且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惨剧,尤其是纳粹时代的黑暗和丑恶,但战后能够重新站立起来,经济腾飞,社会安定,科技、文化、体育的成就也不可小觑,在当今世界不景气的状况下一枝独秀。这个民族具有自省的能力,跟上了世界进步的大潮是主要原因,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就是他们所具有的意志力。今天介绍的这一篇文章非常形象地描述了一位只有十岁的少年网球爱好者专注刻苦,不屈不饶的精神,以及他的母亲对孩子的爱、自豪、为孩子做出的努力和牺牲。本文作者游历世界见多识广,这篇文章文笔清丽,描述具体,饶有风趣,让人犹如身临其境,非常值得一读。

 

 

 

  我二十年的网球生涯中,还从未与年幼的对手交过手,然而在德国却让我有了这样的经历。
  一天我在网球俱乐部打球,结束时一位叫安内塔的女士走过来对我说:"你愿意跟我儿子打球吗?","你儿子?他多大?"她笑着说:"十岁",十岁?我很诧异,一个十岁的孩子可以与成年人打网球吗?她看出我的疑惑,立刻解释说:"他虽然只有十岁,可是他打得非常好"。我心里还是很怀疑,于是问道:"他打得有多好?"她笑着说:"嗯,是教练说他打得很好,他总是跟比他大很多的男孩子打比赛,他每个周末去别的俱乐部打比赛,你看!"她指着墙上专栏里的一张照片,一个男孩子手里拿着一个奖杯与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在一起,"这就是他,法毕,他获得过很多奖。" 她自豪之情溢于言表,"他打起球来总是没完没了,我常常需要把他从球场上拉下来。"听到这儿,我懂了,教练的评价、他的成绩可以说明很多,再者他一定是一个网球痴,有这股痴迷劲儿的孩子多半是打得很好的,我马上说:"好啊,我愿意跟你儿子打球,什么时候?""明天下午五点"。
  第二天当我在球场上见到法毕时,还是有点吃惊,那么瘦小的一个孩子,个子刚刚够到我胸口,瘦瘦弱弱的,皮肤出奇的白,小尖脸只有巴掌大,头发挺长,刘海快盖住眼睛了,跟他握手时,那小手是柔软无力的,很羞怯的样子,当时我真有点怀疑,他手无缚鸡之力似的,能打出有力道的回球吗?我们开始热身,先从网前小球的练习开始,然后是底线球,一到了场上他就像变了个人,神灵活现、上蹿下跳、极其有能量。我观察到他正手是上旋球、反手是双反,移动很好,非常灵活。十五分钟以后,我们开始了比赛。第一局进展得很快,我以六比一胜出。第二局,形式急转直下,他的正手上旋球发挥了威力,时常打出让我无力招架的制胜分,他先破了我一个发球局,又拿下自己的一个发球局,以二比零领先。接着我们各破对方一个发球局,比分来到一比四,我仍然落后。但是他发球的弱点也暴露了,双误连连,发球对于像他这样身高的孩子来说,实在太难了。我抓住机会,连续压他的反手,再突袭正手,屡屡得手,把比分扳成四比四平。之后我们各保发球局,比分来到六比六进入抢七。此后比分一直交错上升,六比六,十比十……一直到十四比十四平,我们打得难解难分,不分胜负。我不得不佩服法毕,他打得确实好,以他这样小的年龄和身材,实属难得。这时一直在旁边观看的阿内塔宣布说场租时间到了,法毕一脸的遗憾,我知道他很想打下去直到决出胜负。
  几天后当我们约好再次在球场见面时,安内塔说:"法毕每天都问我怎么还不给你打电话约球啊,他一直盼着再跟你一起打球,还说他很喜欢你呢",我笑了,我也很喜欢他,他实在可爱。这次我们的交手,竟然跟第一次如出一辙,我们又是打得难解难分,比分一路咬着地来到了六比六平,又是需要打抢七决出胜负,而抢七同样是打到了六比六,这时时间到了,法毕呢,还是不想停下来。跟他打球的时候,我常常很矛盾,按说赛场上是不该有恻隐之心的,可是每当我打出大角度的回球,调动他在球场两边疲于奔命时,每当我打出刁钻的球使他完全够不到时,他会一边奔跑救球一边拉着长声凄惨地大叫"NOOO……",足以令我心软。其实以我一成年人,跟他这样的儿童打球,对他是不公平的。他当然知道这一点,他就是要挑战自己的极限,也是向比他大的球手挑战,在同龄的球手中他早已找不到对手了。而跟他打球对我来说又岂是易事呢?几乎每一分都是多板的较量,都要拼尽全力去争。
  他是一个不知道什么叫放弃的人,明明几乎是不可能接到的死球了,他还是不依不饶地拼命奔过去接,而结果是球常常被他奇迹般地接了过来,令我目瞪口呆。无论我把球打到什么位置,他都能顽强地接回来,我简直就像是对着一堵墙在打球。他在沙地上的滑步做得太漂亮了,充分发挥了个子矮小、灵活的优势。我被逼得必须使出更狠的招,我打出一个大角度反手球后,顺势来到网前放出一个高质量小球,使他长途奔袭也救球不及,球终于应声落网。之后我利用这个战术频频得手,而法毕常常因为来回奔跑得太猛而摔倒,他会顺势将球拍甩出去飞向球的落地方向,那意思是反正我够不到球了,让拍子去够吧,然后就势倒地两个滚翻,然后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不起来,看得我和安内塔都大笑不止,这场比赛中已经不知道他摔倒过多少次了。他不屈不挠、永不言弃、奋勇救球的态度令我钦佩。
  俱乐部里几个顶尖的、有潜力的网球手已经有了赞助商,也有过网球产品厂家主动找到阿内塔要给法毕赞助,有了赞助商的资助,会大大减轻财力上的压力,然而她却婉言谢绝了。如果拿了人家的赞助,人家就希望你比赛的时候总能赢,可谁能保证总是赢球呢?她不想因此给法毕造成心理压力,希望他把精力集中在球技的提高上而不是输赢上。法毕今天的成绩,也要归功于阿内塔的奉献和付出。她大学毕业于医药专业,作过药剂师。婚后生了四个孩子,就再也没有工作过。当法毕表现出对网球的痴迷后,她就整天地接送法毕往返于学校和俱乐部之间,周末她开车奔波于各个城市,送法毕去各俱乐部参赛,一去就是一天,这些年来阿内塔没少为法毕打球花费时间、精力和金钱。夏末的一天,阿内塔告诉我,法毕要退出我们的俱乐部参加另一个俱乐部,我问为什么,她说因为那个俱乐部更大,打得好的球手更多,法比可以得到更多的练习、交流和挑战,对于他球技的提高有促进作用。但是那里的会费和教练费比这里贵一倍,而且离家更远,她感到经济上有压力,准备找工作,每周干两三天。她二十多年没有工作过了,必须复习专业知识,重新考取药剂师的资格才行。我问她这样做不辛苦吗?她说为了法比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们俱乐部里,每天都有不同年龄的青少年来参加训练,到了假期还有集中培训,而这仅仅是一个缩影,像这样的网球俱乐部遍布德国各地,为职业网坛源源不断地输送着后备军。近年来网坛崛起了一批世界级的德国网球选手,他们都是从这些名不见经传的网球俱乐部里脱颖而出的。谁说若干年后这些青少年中不会再出几个格拉芙或者贝克尔呢?
 

 

 

  作者魏青,笔名子初。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电子工程学士,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交流学者,曾在日本、美国、加拿大工作和生活,职业涉及国企、外企、民企、私企诸多领域。十几年前独自游历了欧美、澳洲、中东和非洲诸国。近年开始写作,著述颇丰。并爱好网球、钢琴、舞蹈,均有建树,曾多次参加重要比赛并获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