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新报 > 欧洲生活
一个中国医生眼里的德国医院
安斯巴赫印象
时间:2017-01-22 17:03:19来源:作者:张铸(中国)

 

  即将到达的安斯巴赫不知究竟什么样子。与二战联系在一起的德国人?与严谨、精密和技术先进联系在一起的德国?!一点兴奋,些许忐忑……
  5:30飞机降落在法兰克福机场,因为还是夏令时,此时其实只有4:30。接我们的大巴在蒙蒙的夜色中,不限速地穿行在高速公路上。夜色在一点一点的揭去,朝霞渐渐点亮了远山、田园和树林。那透明、清澈的空气,薄雾升腾的河流,很快洗去我心头的不安。空旷、延绵的田野,秋色浸染的森林,不断增加我内心的愉悦。不时掠过的小村庄那么洁净,每扇窗户都纤尘不染,每个窗台的盆花都娇艳欲滴,青翠得像刚从水中捞出。哦,我对德国的第一印象!一个再也难以与二战联系在一起的印象。
  安斯巴赫位于德国南部,隶属中弗兰肯行政区的巴伐利亚州。安斯巴赫医院大楼建于1972年,医院建造在市区西北部的山坡上,整体建筑呈十字形分布,这样保证各医疗区域得到最大的采光。由于德国人口老龄化和寿命的延长,医院业务量不断增加,医院在西南侧空地上不断扩建,盖起了一大片裙楼,门诊、医技科室、6个手术室已经搬入,正在装修的心脏冠脉介入中心即将迁入。医院外表有些陈旧,但医院内部的洁净、设施的先进,让你感到震撼。水磨石楼梯至今完好无损,没有一点破损,这时进入你思维、让你感叹的词汇只有:严谨、认真、高质量。大楼主体建筑五层,每层的电梯和楼梯之间的墙上,都安装了一台心电除颤仪,以便在最快的时间、最短的距离及时抢救病人,体现了一种对人的尊重,对生命的尊重。其实在每个病区的抢救室都有,各个抢救室里包括呼吸机、监护系统、抢救药品的设施,更是一应俱全。
  安斯巴赫医院内科共6个病区,其中5个是普通内科病房,每个病区12个大房间,每个房间3张病床,还有2个小房间,每间1张病床。B1病区在底层北面,所以每个大房间只设置2张病床。每个病房一个卫生间,干湿分开,没有淋浴。每个病区有一间敞开的活动室,桌椅、沙发可以随便坐坐,桌子上报纸、杂志可以随便翻阅,餐柜上冷水、热茶,咖啡、伴侣,红茶、绿茶随便取,抽屉里整齐地摆放着消过毒的搅咖啡的调羹。墙上有病区医生、护士介绍,还挂着病人、病人家属的各种类型的涂鸦作品,这是怎样的一种和谐景象?医患关系的密切一览无遗。
  另外一个内科病区是临终关爱病房,共8张床,与儿科毗邻。刚来的和即将要走的,如此富有哲理地靠在一起。与儿科一样,病区走廊色彩明亮、鲜艳,彰显生命的可贵和对生命的热爱。8个单人房间设施齐全,每个房间可以将病床直接推至独立的露天阳台。露台有桌椅,遮阳,当然鲜花一个也不能少。这里的活动室中,除了咖啡、茶,增加了免费的各式点心。病区还设有聊天室、冥思室。冥思室里面摆放着小天使,打开音响,轻轻地听一听音乐。关上门,一个人在里面可以静静地思索,坦然直面一切:过去、现在、未来……
每个病区两个专业诊疗组。内科病人一半是心血管病人,分布在各个病区。其他专业有消化内科、肾内科、神经内科。内科两个主任都是心血管病专家,分管各3个病区。带我的Eberle医生,还是肾脏病专家,这家医院的血透室是他带头创建的。内科医生大大小小,男女老幼共24人,分管内科180张床位。这里的心血管医生同样占一半。每天早上8:00,全体内科医生准时交班,白班值班医生早8:00至晚8:00当班,在晚4:00大家下班时间后,至各病区巡视,次日早上交隔天白班8:00至晚4:00的所有内科新病人、重病人。夜班医生隔天晚4:00至早8:00值班,负责所有内科病区的新病人和病情变化病人,早上交此时段的班。夜班医生连值一周夜班,结束休息一周。一线班医生一般一年值这种班4-6次。二线班随叫随到。
  德国医生一天查房两次,早上交班后一次,Eberle医生每周查他负责的另外两个病区各一次,其他3天查他具体负责的B1病区。每天下午3:00准点去B1病房查房。因为几乎没有输液,护士跟着主任和床位医生查房,因此床位护士对病情也了如指掌,查房时一些简单的护理即时可以完成。病区里老老少少的男护士,刚刚开始着实让我有些不适应。每查一个病人,都要消毒液擦手,遇到有感染的病人,穿隔离衣,带橡胶手套。消毒液、橡胶手套都放置在每个病房内。隔离衣护士在查房前准备好。查房过程中,主任要在每个查过的病历上签名、并注明时间。我分不清是他们的规范,还是他们的严谨?是制度的严谨,还是严谨的传统?这是德国给我的又一个深刻印象。
  德国医生、护士技术全面同样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安斯巴赫医院心内科20多年前就开展了冠脉介入治疗,我多次参观了3位心内科医生的手术,操作都非常熟练、流利,水平都非常高。Eberle医生已经很少去血透室了,除了冠脉手术外,每天还给病房和他的门诊病人做心超、做颈动脉超声,肝胆、甲状腺、肾脏和肾血管、下肢动静脉超声。门诊病人的血液标本也主任自己采集。只有运动心电图床位医生做。让我诧异的是,这里的护士也可以做很多不同的事情。也许我早上看到一位护士在做冠脉介入手术的第一助手,下午却在心电图室做心电图,接着协助做运动平板,第二天又跟着做心超,当我去参观肺功能检查时,一切又都由这位护士安排并操作。熟悉后,你再看到医生做胃镜、肠镜时,管子全部由护士插进去,你就不会奇怪了。
  Eberle主任很忙,快到年底了。他必须将内科未来三年的科室计划安排,包括专业发展、设备引进、软件更新以及人员调动,拟定出来报院部讨论、审批。在德国有一定的员工流动,招聘、考察由主任决定。在德国期间,主任的秘书想进一步深造,主任虽然很满意秘书的工作,但也没有办法。连续几天,下班时都有不同的护士与他探讨接任他秘书的事宜,搞得他比较头疼。最后主任接触了一位秘书专业毕业,在大医院做过主任秘书工作的求职者,基本满意。心内科介入手术室即将搬入新建的冠脉介入中心,因此准备设置胸痛病房,以更好地开展急诊PCI工作,Eberle主任在网上与一位医生交流多次后,终于会面,结果双方都比较满意。当即Eberle主任拍板。打电话给院部,办理相关手续。
  不单一直指导我的Eberle主任,我接触到的所有德国人,包括其他医院在内的医生、护士、行政人员、市民,彻底改变了去德国前我对德国的想象,以及对德国人的一点点紧张。严谨不等于古板,认真不一定没有幽默,我甚至不解:为什么,怎么会,如此热情、善良的德国人会二战?
在安斯巴赫医院,Eberle医生带我参观了心内科的各个部门,内科的各个科室。我本来就是一个在生地方不太爱说话,不喜欢提问的人。这下倒好,所到之处,德国医生到热情地不得了,给我介绍这个,介绍那个,问我这个问题,那个问题,搞得我心里暖暖的。在德国最后一周我们去的罗滕堡医院、丁克斯比尔医院的医生也一样。心脏科的Heinrich Volker副主任,将他经常上网查医学资料的网站打开,演示给我看,那网站和PubMed类似,但可以下载全文,非常方便、有用。他让我将网址记下来www.uptodata.com。怕我将地址丢了,特地打印了几张查询结果给我。只是回来后发现,他们医院开通了资料检索功能,一般上网查不到。Eberle主任每次做完心超或B超,总要将我的名字Dr. Zhang作为第二医生写在他的报告里,每次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但又很受用、很暖洋洋,让我感到仿佛我是他们中的一员似的,我跟他们不再有距离。
  最难忘,最印象的还是10月21日。
  我的生日是10月20号,到了晚上我才突然想起,哦,今天是我生日!还好,中午无意间我吃的是面条。当年办身份证时,不知哪里出了错,身份证上生日是21号。两、三天前Eberle主任跟我聊起中国饮食,他说他去食堂建议给我们做点米饭类食品,什么时候早上陪我们尝尝,我当然很高兴了。
  20号上午,医院安排护理部主任给我们讲德国护理方面情况,我们学习结束时,医院负责与我们沟通的Kerinna小姐告诉我们:Eberle主任第二天早上想与我们共进中国米饭类早餐,与我们商量后,定下来7:15开始。我好奇,德国人做的中国早餐会是什么样呢?
  1号早上,我们按时来到食堂。可是,食堂的早餐与平时没有区别呀。我纳闷,好吃的还藏起来,等主任来了才上啊?我们先坐下来等吧。这时,食堂收费的阿姨,笑盈盈地径直向我们走来,手里拎着一个大大的巧克力蛋糕,另一个手里拿着卡片!我有点晕,莫非?……!"Happy birthday,Mr. Zhang!"我喉咙口有点热,胸口有点堵。我还是反应过来了,谢谢!我兴奋,我的天呐!可是,没人知道我的生日呀?!这是第一次,我家人以外的人为我过生日,这是第一次,我过身份证生日!远在他乡,素昧平生的德国人……为我庆祝生日!这时,Eberle主任挥舞着一瓶香槟,护士长捧着一大瓶鲜花来到我面前,"Happy birthday,Dr. Zhang!"虽然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我依然还是被感动了。切蛋糕,开香槟。当"生日快乐"的歌声响起时,我高兴啊,脑子里蹦出的英语最能表达我的心情:I'm on the top of the world。
  早上交班结束,主任开心地告诉大家:今天是张医生的生日。掌声、笑脸、生日快乐!啊,我怎么了?我怎么有醉醺醺的感觉?人醉?心醉?!
离别的日子总是来得这么快。最后一天上班,不知怎么回事,一大早还没开早会,Eberle 主任已经看门诊。主任将我介绍给了这对都是80岁的老夫妻,主任介绍我是中国医生,在这里四个星期,快离开安斯巴赫了。接着,主任给老爷子看病。老太太拉着我的手,轻轻地抚摸我的手臂,"你在这里过得习惯吗?德国饭吃的来吗?你喜欢安斯巴赫么?…"看着她的眼睛,我心一阵咯噔!小时候,好久没见我奶奶,再见时,只有我奶奶才会有这种目光,才会用这种目光看着我、盯着我、盯着我看。看到我心里、直击我心底,目光温暖、如水,充满怜爱,看得我浑身毛孔打开。她问问我的年龄,家里情况。她说:今天晚上我要为你祈祷。老太太告诉我她年轻时是个记者,十年前她眼睛好的时候还看英文小说。老爷子心脏不好,十年前换心手术,现在情况还算稳定。她指指检查室,悄悄凑到我耳边告诉我:我爱他!老爷子查好了,和老太太一样眉慈目善。临别,老太太给了一个大拥抱,在我耳边再次说:今天晚上我一定为你祈祷。
  别了,安斯巴赫,带着你的美丽,带着你的优雅。别了,安斯巴赫人,带着你们的友好,带着你们的善良,更带着你们的祝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