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新报 > 欧洲生活
烤鹅!烤鹅!"
圣诞快乐
时间:2017-01-22 17:03:20来源:作者:孔小梅(柏林)

 

 

  窗外大雪静落,我欣喜地打开窗,伸出手接雪花,灰暗的风从柏林胜利纪念碑顶上的金色女神吹来,蒂尔加藤公园的树林银妆素裹,在冰冷的空气里,端庄肃穆。雪静静地下着,落满户户窗台,斜斜地从屋檐飞落。
  好美,圣诞节的雪花。
  从运动俱乐部出来,一个也在圣诞日来锻炼的德国青年走在我前面,他一个箭步打开俱乐部的玻璃大门,站在外面的雪天里,肩上挎着运动背包,扶着门把,礼貌地等我出门,非常绅士。我微笑致谢,在大门口,我们互道圣诞快乐,各自回家。
  冬日下午的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对面街传来清寂美妙的琴声,一个流浪艺人站在 Galeria Kaufhof百货大楼前,用小提琴拉着《友谊万岁》的曲调。我站在街心,听了好久。雪地上一棵高高的圣诞树闪亮发光,喷水泉的天使铜像也落满了雪花。商店和百货公司的玻璃橱窗灯火明亮,营业大门却已经关闭。圣诞之夜,人们穿着光鲜的大衣,捧着鲜花和礼物盒,匆匆从大街上走过。拉琴的青年在节庆的夜晚,站在街头挥弓的身影,显得孤单落寞。他换了一支曲子,是电影《教父》里的插曲,拉得优美忧伤动人,街上的行人不由地放慢了脚步,两个穿棉袄和暖帽的青年站在路灯下抽烟,听完了这支曲子,他们走上去,递给那个青年一张欧元,让他再拉一次刚才的曲子,于是《柔声倾诉》又再次忧伤动人地响起,虚无缥缈地荡漾在柏林的街头。
    我背着桔红色的运动包,沿着施普雷河岸回家。过桥时,天下起雪雹,雪雹细细地从夜空飞坠,打在石桥上噼噼地响。我红色的大衣沾满雪白的冰渣。河岸边的楼房,忽明忽暗地静立在黑夜里,人家的阳台闪亮着圣诞树的彩光。刚刚在俱乐部练瑜珈又泡桑拿,我的身体温暖舒放,象朵水莲花发出清清的香味。在大寒的夜里,只感舒畅凉爽,看到有几个影子站在屋檐下躲雨,我从他们灰暗的身边走过,幸福地在冰雹雨里行走。
  回家,回家。
  圣诞快乐,圣诞快乐。
  不知从哪个街角传来叮叮当当的铃声,一阵阵悠扬的唱诗歌声从柏林教堂的圆顶飞出,街头公园的篱笆落满了雪花,圣诞老人的鹿车是否正在掠过柏林的天空?
  我按了门铃,很快,一张笑脸打开了家门,他趿着绵羊拖鞋,穿着崭新的衬衫,站在暖暖的房间里,高兴地给我的脸颊一个吻,接过我的运动包,放在衣帽架下。我转身背对着他,双臂张开,他从背后给我褪去大衣,挂在衣帽架上。
  "你过来,看看我为你准备了什么?"
  他拉着我的手到了厨房,一只肥鹅在桌子上,炉火上一个钢锅正在暖酒。他从钢锅里舀一勺热酒倒进陶杯,递给我,他自己也舀了一杯,跟我碰一下杯子,我们都抿了一口这种红色的德国热酒。厨房玻璃窗前的几株水仙花绽放着小小的黄花。
  "鹅解冻了吗?"我急不可待地问。昨天我们去REWE超市买了五公斤的一只肥鹅,准备在圣诞夜烤来吃。
  "解冻了。"他说,"我已经洗干净,还抹上了细盐,就等你回来一起动手烤鹅。"
  窗外大雪静落,窗内红烛暖烘,唱片机在自动播放爵士音乐。我们挽起了袖子,洗水果的洗水果,准备料理的准备料理。今天他是大厨,我打下手,烤鹅不是我的专长。在他的指挥下,我把苹果,梨子,洋葱切成一小片一小片,把橘子去皮,取出橘瓣。他一边温热烤箱,一边把碎猪肉包进鹅脖子的皮里,用针线把鹅皮开口缝闭。又把水果片塞进鹅肚,塞得满满的。我在一边看,一边喝热酒。他的双手油油的,沾满了各种香料,在鹅身上抹橄榄油。我给他喂了一口酒,大力赞扬他的厨艺。他笑容如花,说,他以前圣诞节帮妈妈做烤鹅,自己也学会了,今夜,正是他为我们这个小家大显身手的时候。
  烤鹅在烤箱里飘出了溢香,我们回到了客厅看新闻联播。厨房的小闹钟响了,他从沙发上弹跳起来,快步到厨房打开烤箱,一边喊我过去,让我戴上厚手套,托住烤盘,他用两个小铁铲翻了鹅身,一股浓浓的鹅肉香气和水果清新的香气从烤箱里溢出,我不由地吞了一口口水,双眼放亮,眼珠都要扑上去吃鹅。他关上烤箱,重新设置闹钟,拉着我的手,乖乖地回到客厅看电视聊天。德国的几家电台都在这一天播放一部黑白片,一个西装革履的老绅士在服侍一个老太太用餐。他说这是德国人一个传统节目,每年的圣诞夜电视台都要重播这个黑白片《一个人的晚餐》。我看了又看,这个故事只有两个老人,场景也只有一个小客厅。一个老绅士不停地给缺席的客人的酒杯倒酒,又举起他们的酒杯跟女主人苏菲干杯,喝干每个客人的酒,醉态可掬,走路时肥胖的身体尽量避免又无可避免地踢到地毯上的老虎皮头,最后烂醉,牵着女主人的手上楼。二者之间的台词重复来重复去,只有两句:"和去年一样吗?苏菲小姐?"女主人回答:"每年都一样,詹姆斯!"他看得乐滋滋的,哈哈大笑,我被他的笑声感染了,问他一共看过几遍了。他说他有多少岁就看过多少遍,因为每年的圣诞夜都会在父母家跟兄弟姐妹一起看,如今自己成家了,就跟太太一起看。
  我心动一下,默默无语。
  落地窗外大雪静落,窗台上的水仙花散发出清心爽意的香气,蝴蝶兰也在餐桌上绽放出手掌般大的白色花朵。今夜,柏林家家户户窗内灯光温暖,壁炉的柴火烧旺,屋檐的烟囱升起袅袅的白烟,教堂的钟声敲响一声声祝福,传送福音到大雪皑皑里的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传送福音给千家万户,给街头孤独行走的夜路人。圣诞节下雪,很美,宁静素洁,浪漫温馨。我们客厅墙角的绿色圣诞树金星闪烁,树下是我们相互赠送的礼物,只等圣诞钟声一响,就可以拆开包裹的彩纸和蝴蝶结。
  烤鹅熟了,他用打火机点上餐桌上的银柱红烛,熄了电灯,扭开葡萄酒瓶的木塞,倒了两杯红葡萄酒,举起水晶酒杯,隔着餐桌对我微笑:"亲爱的,祝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加幸福快乐。"我娇憨一瞥,眉开眼笑,与他对干一杯喜庆的红酒,在温暖的烛光里,圣诞大餐正式开幕。
  窗外的大雪静静落下。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