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管理
欧洲旅游,中国工商银行 欧洲旅游,中国银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新报 > 人物特写

一周采访两总理

时间:2011-08-04 17:02:24  来源:  作者:管舜瑛(上海)

我曾在德国度过三年的留学生涯,2008年来到上海外语频道开始了我的"电视人"生涯;2009年作为博世基金会"中德媒体使者"在汉堡学习交流过三个月。不过,我从未想到过自己有幸能在短短6天内采访到德国两位深得人心的总理。

  "你在一周之内能见到两位大名鼎鼎的德国总理,真是了不起啊!"
  几乎所有的德国朋友在听到我即将采访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和施罗德时,都发出一片惊叹之声,包括我在德国电视台的前同事们,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但我幸运地做到了。这是托《中国通》节目之福,不过背后隐含着的,却是两位德国前总理对中国一如既往的脉脉深情--施密特已经93岁高龄,而施罗德也是在百忙之中欣然接受来自遥远异国的采访邀约。

施密特,何许人也?


(1975年10月毛泽东在北京会见施密特,两人畅谈近三个小时)

  施密特(Helmut Schmidt,1918-)是联邦德国和世界政坛备受尊重的政治家。他于1975年应周恩来之邀来到中国,是第一位访问中国的联邦德国总理,也是唯一一位与毛泽东见过面的联邦德国总理。他从政期间,曾积极促成联邦德国与中国建交。在西方世界,施密特被认为是在经济政策上卓有建树的"伟人",政治、军事上"杰出的战略思想家",被人称为欧洲的基辛格。
  施密特一生跌宕传奇,曾经隐藏其犹太血统参加二战,当过希特勒的军官。在战后他政绩卓著、学识渊博,成为在德国和欧洲最得人心的政治家之一。他在30年中造访中国15次,与中国历届领导人都见过面或相熟,特别与邓小平和朱镕基兴趣相投。施密特和邓小平一样,以"实干家"著称,意志坚定不易动摇。


(1975年施密特首次访华认识邓小平,两人性情相投、成为挚友。图为邓小平在国宴招待会上教施密特使用筷子。)

长寿的秘诀?--吸烟!
  2011年5月3日,这个与施密特约定采访的日子我已经期盼了5个多月。刚接收到施密特采访任务时,便得知与施密特相伴68年的青梅竹马的妻子Loki不幸在一个月之前去世,当时汉堡举城同哀,德国朋友一致认为我在这个悲痛的时刻去联系采访施密特,是一件十分"残忍"的事情,何况他年事已高,双耳重听,只能在轮椅上活动。但为了让中国的观众能尽早从屏幕上了解到这样一位杰出的德国总理,我还是怀着内疚不忍的心情与施密特的秘书联系采访安排。
  果然,秘书Niemeier女士一开始就一口回绝我们采访的要求,让我5月之后再打电话过来问问看。后来听说她从施密特总理时期就追随他工作数十年至今,见多识广,说话作风都很"大牌":两个月之内我连续写去的德语信件和发去的传真基本都不作回复。我担心自己的"猛烈攻势"会惹恼她,但更发愁约不定采访,今年的《中国通》就打了水漂。情急之下,忽然灵机一动想到再过几天就是"国际妇女节"了,正好乘此机会打开与秘书沟通的桥梁。于是我在德国的花店预订了节日花束,赶紧发快递寄给她。过了两天,曾经让我头痛不已的德国"灭绝师太"终于给我写了回信:"今天真是个意外!我收到这么漂亮的花,很高兴,非常感谢!不过----离妇女节还有两天哪!"
  看来,"礼多人不怪"的外交战术"放之四海都皆准"啊!一个礼拜之后,等我打电话再次小心翼翼地向Niemeier提出采访请求时,她在电话中笑着说施密特已经同意采访了,采访地点按照施密特接待各国媒体记者的惯例在汉堡的四季酒店会议室中进行。
  终于一块大石头落地了,但是我又开始纠结起采访地点来了:四季的包房租金高达每小时300欧元,对我们原本紧张的节目预算又是一笔额外开支;另外,酒店的环境拍摄也不利于表现人物的生活和工作环境。我只好在后一个月中继续与秘书软磨硬缠地"讨价还价",并出动了施密特的好友、前中国驻德大使梅兆荣帮我们电话吹吹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们动身拍摄的前两天,施密特那边终于松口,同意我们把地方改到他在《时代》报社的办公室。
  5月3日下午3点半左右,我们在施密特办公室门前静静等候着。安排此次采访的施密特秘书Niemeier先和我寒暄起来,她夸赞我德语很好,之后又理解地说道:"你们这个节目非常有意义,之前你做了不少准备工作吧。" 我点了点头,想到之前做了许多的研究和联系工作,马上要到最关键的时刻了--我满怀期待地推开施密特办公室的门,却看到整个房间笼罩在烟雾缭绕之中!我突然想起施密特的人生一大嗜好----"吸烟",据说他平均每天至少要抽三包烟。在一个多小时的采访过程中,他几乎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施密特的抽烟嗜好是全德闻名的,在公共场所甚至是电视演播厅接受采访时也是烟不离手,严谨的德国人出于对他的尊敬和喜爱,唯独给施密特开了个"后门"。他还曾经和邓小平互相调侃过对方的抽烟习惯,认为长寿的秘诀就是吸烟。不过,这个伟人们的长寿"秘诀"却害苦了摄制组,在采访完后几天,摄制组三人都开始咽喉肿痛,加上旅途奔波劳累,三个体魄强健的人竟然都不约而同地感冒发烧了----只能感叹,施密特的烟真是威力强大啊!

老朋友的问候

(1989年5月施密特在华盛顿出席国际行动理事会年会期间与老朋友前外交部长黄华相遇,施密特说:"都七老八十的了,随便坐下来聊聊吧。")

  除了吸烟嗜好令我们印象深刻之外,施密特的办公室放满四壁的书也令我惊羡不已。
  早就了解施密特性格直爽务实,讨厌繁文琐节,喜欢直奔主题,但这样无疑也压缩了我们的拍摄内容和时间。幸运的是我在北京采访前外交部长黄华的夫人何理良时,她委托我把亲笔书信和多张与施密特的合影交给他本人----我在采访开始前便把书信照片先递给施密特,这一招果然奏效,他看了良久,十分感动,沉浸在与昔日老朋友的回忆中,问我关于他们的近况,还托我把回信带给何,让我看到看起来刚硬的总理柔情的一面。

中国人的老朋友--施罗德
  约见与德国前总理施罗德的采访,比想象中容易得多,几乎是一口就答应下来。作为一届总理,能够为了谈论自己的前任而接收采访,不摆架子,还真不容易啊。我们的司机,一位汉诺威的中国留学生也说施罗德特别亲切平民,许多中国学生在中餐馆吃饭时遇见他,要求合影,他都来者不拒一一接受。施罗德脾气很好,尽管我们早到了半个多小时,他毫不介意,说等我们布置好设备后随时可以开始采访。施罗德执政时期见证了中德经济贸易合作的黄金时期,在中国的知名度也很高。
  施罗德在汉诺威的办公室出人意料地设置在一家画廊中,墙上挂着的都是他所喜爱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看来他对中国一直"前缘未尽"。他还告诉我,今年六月会再赴中国,我也期待着在中国能有机会再次采访到他。
  给我印象较深的是,施罗德对每一个问题都反应很快,而且对答如流。在评价他的前任施密特时,施罗德表现得非常谦逊,他认为施密特是奠定中德良好关系的建筑师,因为前辈的努力和成绩,让他在处理中德关系上得心应手,能够保持延续德国一贯对中国的外交政策。施罗德还提到他执政期间会经常向施密特请教中国问题,大多有关于经济,两人还会谈论起中国的文化和艺术领域。他们对现代中国的发展都持相近的观点,即对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持乐观态度,世界缺少不了中国,所以要大力支持中国融入当代世界经济和政治全球化格局。

尾声
  我曾在德国度过三年的留学生涯,2008年来到上海外语频道开始了我的"电视人"生涯;2009年作为博世基金会"中德媒体使者"在汉堡学习交流过三个月。不过,我从未想到过自己有幸能在短短6天内采访到德国两位深得人心的总理。我被他们的人格魅力所深深感染,这期《中国通》节目不仅可以让更多的中国观众了解到他们丰富的经历和独特的性格,同时也让我收获颇丰。他们以身体力行告诉我:必须多读书,多与人交流,特别是与来自其他文化背景下的人进行对话,学会以对方的立场看问题和考虑,我们的地理空间和精神空间才会完全被打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