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管理
欧洲旅游,中国工商银行 欧洲旅游,中国银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新报 > 人物特写

Who is Hu?

击鼓女孩胡胜男

时间:2011-12-08 11:55:19  来源:  作者:本报记者 范 轩

在男女平等的当今社会,如果女孩的名字叫"越男、胜男"等等,那就当刮目相看了;至少,她是在一份"超越男性"的企盼中成长起来的。

胡胜男,走的就是这条路。

当别的女孩抱着布娃娃奶声奶气地娇恬时,胡胜男早有了自己心仪的玩具:打鼓棒、小军鼓、小木琴,而且"咚布隆咚"敲得不亦乐乎。做打击乐演员的妈妈,虽未苛求女儿、今后一定要传承衣钵,但看到女儿敲敲打打的爱好,妈妈心里俨然安慰。

《铁臂阿童木》、《小骑兵》等那个年代孩子们熟悉的曲子,叮叮咚咚地从胜男敲击下的木琴中迸发出来,不但小伙伴们喜欢,也满足了小胜男的"虚荣心""表演欲",让她更加迷上了打击乐。

90年代的中国,舞台上的艺术形式并非今日这般多姿多彩。那时,人们或许还未认同,打击乐也可以单独登台表演、也可以成为优秀的表演艺术家;而英国著名女打击乐手伊夫林·葛莱尼(Evelyn Glennie),却带着她能够叩击心灵的作品登上了中国的舞台。父母当然不会放过这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带着小胜男远道从江苏徐州赶到北京。"我记得,当时我哭了!现场的感觉让我太受刺激了,视觉、听觉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打击',她强烈的舞台表现和驾驭能力,让我下定决心:我要学这个!我要像这样!"

那年,胡胜男刚刚10岁。

 

"没有后悔过!人们见了我最常问的是:女孩子学打击乐,能行吗?后悔吗?我最常回答的是:能行。不后悔。"

 

胜男考入了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开始了她专业打击乐手的第一步。她以为,学学木琴、马林巴、小军鼓就OK了,没想到打击乐远比她想象的深奥许多;迈进门槛,她才发现这里别有洞天。

音乐学院附中毕业了,18岁的胡胜男只身来到奥地利留学;5年时间,她拿到了音乐专业硕士文凭;随后转战德国,在柏林继续钻研,顺利毕业、获得了"演奏家文凭"

胡胜男的悟性和好学,让她的专业知识与技巧飞快增长;而那时的中国打击乐教学尚显初级,以至于没人能够罩得住她了。很多乐曲,她的老师都没听过;而很多技法,专职教授也无法演奏。他们自己一边摸索、一边教学的模式,显然不能满足胡胜男这个尖子生的胃口。

"出来留学,就是想多学点东西。这里的打击乐水平比中国高太多了!"被问及是否赶潮流、才到欧洲留学时,胡胜男有点小急。"打击乐是新兴的艺术门类,它不像钢琴、小提琴可以一直演奏贝多芬、莫扎特;无论是作曲家、还是曲目,打击乐都是现代派的、不断创新的。而中国在这个领域本身就滞后,再加上同国际交流很少,所以实在不能让我有太多长进。"

国外的要求与中国完全不同,包括概念和方法。按照德、奥严谨标准的培训体系,胡胜男决定让自己重新"大换血",从规范的基本功开始练起。

"我就觉得应该做打击乐,不然,我该干什么呢?从来没想过别的。"胡胜男把眼下和未来都规划得极为简单。"我就是喜欢打击乐。当然,中间的过程不会像我现在说得这么简单,不过我这个人好忘事儿,尤其是不开心的事情,睡一觉第二天就忘了!"她脸上始终挂着的微笑,验证了她注定是不会愁苦的女孩。

 

我希望听众能从我的打击乐声中受到感染,当他们离开音乐厅时,感到自己受到了一次盛情款待;而且,这是一种有别寻常、耳目一新的款待。

 

20年后,胡胜男再次与当年的偶像伊夫林·葛莱尼扯上了"瓜葛",而这次不再是"偶像""观众"的角色分配----在德国同一家音乐厅、与同一家乐队合作,葛莱尼与胡胜男先后登台表演。也许,世界著名的打击乐艺术家葛莱尼并不知晓,与她登上同一舞台的这个东方女孩,20年前被她"打击"的落下眼泪,也因此义无反顾地走上了打击乐之路。

"可能有些天份,再加上我确实喜欢,每次敲完SOLO,观众们都非常激动,我就觉得应该往独奏方向发展。"虽然,在教学中老师教授的内容是如何在乐队中做一名伴奏。2007年,胡胜男参加了在保加利亚举行的国际打击乐比赛;首次参与专业赛事,小姑娘并不敢有太高的指望。即使这样,她的本色出演还是轻松获得了总成绩第二名(第一名为空缺)、及最佳定音鼓演奏两个大奖!她还未及离场,就杀进了两个"伯乐"----担当赛事评委的柏林音乐学院李飚教授、慕尼黑音乐学院皮特·萨德龙教授,两位世界打击乐非常知名的大腕级人物,给胜男摆了一道题目:我们俩都想收你为徒,你想跟谁学?

"我喜欢柏林,有艺术气息,所以就选择了柏林。"虽然在奥地利已经把老师那些名堂全数挖来,但在柏林她又尝试了新的风格、新的方向。"奥地利人更加保守,更注重保持维也纳的音乐传统,不喜欢接受外来事物;而德国相对来说要更开放,给我了更宽的视野,也接受了更多新鲜的东西。"

"这么说吧,凡是单击乐器,我都会演奏。我最喜欢演奏组合打击乐,比如说十来面鼓,摆成一圈,我像将军一样坐在中间、敲打它们;再还有拿手的小军鼓、马林巴、砂槌……每次演奏完后,观众就像发疯一样激动!"难数得出的打击乐器有300多种,而胡胜男样样拿手。

"比如说鼓吧,敲响、敲快很容易,很多人都能做到;而敲弱、敲匀却很难,这么多年的练习,我做到了。"胡胜男很坚定。

 

我没有更大的想法了,但我会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能走多远走多远。我对自己很满意,因为我做的事情本很独特。

 

"我是个重体力劳动者!"胡胜男给自己定位。

弹钢琴的不用搬钢琴,拉提琴的只需带一把琴,而打击乐手却很特殊:不是仅仅熟悉敲打技巧就能胜任、还要自己摆弄所有的乐器----这面鼓摆在哪儿,那个镲安在何处,架的、立的、挂的数十件乐器,都要自己根据个人习惯、身体条件和动作幅度做出精确安排,才能在演奏中得心应手。演出前,她要先把用到的乐器拆分,一件不漏地装到车上;运到演出现场,她再把所有的器材卸车,在舞台上一件件组装起来;再不停地测试、调整,就连自己座椅的高矮、左右也要调到最佳位置。通常,这个过程要进行23个钟头。而演出结束后,整个过程又要反向进行一次。所以,无论练习和演出,胡胜男都会筋疲力尽、几乎瘫软。

"你想不到吧,我在舞台上演奏也经常会受伤:摆鼓架时把腿磕青、把脚扭伤;只要练习或演出,每天都会光荣负伤!"胡胜男提起裙摆、用小腿上青青紫紫的斑点来佐证"重体力劳动者"的身份。

"打击乐带来的震撼,跟所有的乐器都不一样。腕、杯子、甚至桌子,我们眼睛看见的东西,几乎都能敲响:音色有无数的听觉变化,形状又有无数的视觉变化,这是另外的一种'kunst'"

"我不能给自己下评语,但在世界打击乐行业中,我在TOP行列里。在音乐上,我可能会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加而改变、升高;但技巧上,已经到了拔尖的水平。我想做一名职业打击乐演奏家,也正在尝试自己编一些打击乐曲目;把中国的元素,加入到西方的乐曲中来,这样肯定会很有意思!"

"我是个人来疯!台下观众越多、我就越激动越精神,发挥得也越好。音乐都是相同的,不管是古典的、现代的,只要能够打动人、都是好音乐。打击乐可以敲成一个'SHOW',也可以敲得非常有深度,而我不是'山寨版',我要奉献的是用古典音乐熏陶出来的现代打击乐。"胡胜男自信地将自己拔高了一格。

 

Who is u?再次面对这个问题时,希望你的答案是:    打击乐手胡胜男!我希望听众能从我的打击乐声中受到感染,当他们离开音乐厅时,感到自己受到了一次盛情款待;而且,这是一种有别寻常、耳目一新的款待。在男女平等的当今社会,如果女孩的名字叫"越男、胜男"等等,那就当刮目相看了;至少,她是在一份"超越男性"的企盼中成长起来的。

我没有更大的想法了,但我会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能走多远走多远。我对自己很满意,因为我做的事情本很独特。"没有后悔过!人们见了我最常问的是:女孩子学打击乐,能行吗?后悔吗?我最常回答的是:能行。不后悔。"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