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新报 > 人物特写
韩国翻译华文文学的重镇--采访金惠俊教授及其团队
时间:2015-12-10 15:40:39来源:作者:本报特约记者 高关中(汉堡)
 
人文学院(人文馆)
釜山大学图书馆的中文书
 
  十月秋高气爽,我利用回中国的时机,到韩国旅行了一次。有机会采访了韩国翻译华文文学的重镇--金惠俊教授及其团队。
  与金惠俊教授初次相识是在2012年5月初。当时在荷兰代尔夫特举行首次中西文化文学国际交流研讨会,会上有几位从事汉学研究的外国朋友参加,其中就有金教授。他来自韩国釜山。大家一见如故,攀谈起来。
  多年来我一直对韩国很感兴趣。这个国家面积不到10万平方公里,人口仅4800万,相当于我国的浙江省。朝鲜战争后千疮百孔,满目疮痍,从60年代才开始发展,经济突飞猛进,1988年就能举办奥运会。政治方面80年代韩国就摆脱独裁,走上民主政治的轨道,开始民选总统。1996年韩国加入经合组织(发达国家俱乐部),标志着已迈入发达国家的行列,这在亚洲国家中除了日本外,是仅有的一个。要知道韩国不像日本,完全是在没有侵略外国、没有剥削殖民地的情况下发展起来的。比一比三代红色王朝、连饭都吃不饱的朝鲜,就更理解韩国人民的成就是多么可贵。
  金教授研究汉学多年,汉语说得非常流利。我对韩国有兴趣。大家相互交流,有说不完的话题,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会议结束后,我们还通过邮件。我了解到金教授带领现代中国文化研究室积极翻译华文作品的事迹后,写过一篇《釜山来鸿:韩国关注华文文学》。
  去年11月,在广州举办的首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我又见到了金教授,得知他们的华文文学翻译又取得了新进展,我真为他和他的团队高兴。
这次到韩国前,我发了邮件,问金教授有没有时间接受采访。金教授马上回电表示欢迎,并问我航班号要接机。我说,我准备乘火车到釜山,不必接送。请他帮我在釜山大学附近预订一家旅馆就好。
  25日,我从首尔来到釜山。釜山人口300多万,仅次于首都首尔。它像上海(两市为友好城市,火车站附近有唐人街,立有上海门牌坊)一样,是工商业大都会,世界10大港口之一,年吞吐量达2亿吨。釜山是一个依山、傍江、临海的美丽城市。公共交通非常发达,拥有4条地铁和1条轻轨。我乘坐一号线在第127号站温泉场下车(韩国人做事尽善尽美,每个地铁站不仅有名字,还有编号,避免混淆出错),很快就找到了绿泉旅馆。多亏金教授的介绍,这家旅馆真的不错,价钱合宜,而且位于东莱温泉区。东莱温泉是韩国两大温泉乡之一。它地处市区以北15公里的金井山东麓,气候温和,自然景致优美,是著名的休养地区。泉温最高达60度,水质中所含的弱碱对于治疗关节炎、皮肤病有良好的功效。旅馆大门外旁边就是一个免费的露天泉池,冒着热气,我也像当地人一样,在热水里面泡脚,泡得可舒服了。
  26日11点,金教授带着他的研究生,也是庆星大学的教授梁楠,开车过来接我去釜山大学。釜山大学主校区在金井山麓,一直到半山腰。该校始建于1946年,如今是韩国为数不多的几所国立大学之一。全校有1.7万学生,9000多研究生。分15个学院,中文系设在人文学院中。
  梁楠教授带我参观了釜山大学第一图书馆。一位年轻的馆员告诉我,主校区共有3个图书馆,这个最大,另外密阳校区和梁山校区还各有一个。5个图书馆48位馆员,总共藏书250万册。每年拨款10亿韩元(近100万美元)购置新书。图书大部分开架,为师生们提供方便。中文书没有集中在一起,而是根据学科分布在文学、社会科学和理工等各个部分。另外在中文系有自己的资料室,收集有不少藏书。
  参观校图书馆后,我们来到人文学院六楼的现代中国文化研究室。金教授办公室里除办公桌和电脑外,摆满了书架和书柜,几乎全是中文书。他介绍了该系的情况。中文系共有5位教授,一位专职助教。此外还有十几位兼职的讲师和几位兼职的助教,前者都有博士学位,后者大多是研究生。全系每年招收30多个学生,现有学生180多人,其中大学生约160人,研究生20多人。
  金惠俊教授谈到,他1976年进入韩国高丽大学中文系,当时中韩尚未建交,但他师从一位早年来自中国的教授,对中国现代文学产生了兴趣。80年代他曾到香港中文大学留学,把中文文学书籍资料,冒着风险带回韩国,因为两国当时还处于对立状况。1991年来到釜山大学任教,1992年两国建交,他马上就到中国重庆的西南大学,如饥似渴地寻找文学书籍,进行研究。他还在中国社科院文学所做访问学者,与林非先生共事。他作为汉学和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学者,经常参加各国特别是中国两岸三地的汉学会议,以及中国现当代文学的翻译和研究之论坛。记得在荷兰代尔夫特举行的首次中西文化文学国际交流研讨会上,金教授做了《华人华文文学研究》的演讲。
  据金惠俊教授介绍:中韩关系发展迅猛。70年代时韩国只有几所大学有中文系。现在大概有180所大学有中文系,或者跟中国有关系的系。釜山大学在现代华文文学翻译方面,走在各校最前列。在办公室里,我看到了中国驻韩大使馆颁发给他的感谢牌,感谢他对中韩文化交流所作的贡献。他所领导的现代中国文化研究室共有近20人,不仅有釜山大学的老师、年轻学者和研究生,还有校外乃至外地的翻译人员,更像是一个社团。现文室的成员们认识到以往韩国对中国的关注和研究主要针对中国大陆的局限,力求更多关注中国大陆以外台湾、香港以及散居世界各地的华人,也就是海外华文文学,开创中国文化和文学研究的新视野。梁楠教授的博士论文就是关于韩国华文文学的研究。韩国70年代只有2万多华人,近20年来新增加的华人有14万多人,还不包括来自中国的朝鲜族人。因此韩国华文文学的基础在扩大。她也很关心欧华文学的情况。
  近年来,釜山大学现文室一直致力于"现代中文文学代表作品系列"的出版。从2011年到现在共翻译出版了4辑共20多本。这些作品都是严格挑选过去百年间中国大陆和台湾香港以及世界各地用中文出版而尚未译介到韩国的代表文学作品。现文室学者们希望这些作品系列能成为韩国读者重新体会和认识中国以及华人的契机。
  这些译作包括《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吴趼人著;《文明小史》李伯元著;《原乡人》锺理和著;《蛇先生》赖和著;《沉沦》锺肇政著;《狼》朱西宁著;《沉默之岛》苏伟贞著;《天秤》陶然著;这里不一一列举了。仅从这些著作,就可以看出他们选择的广泛性。
  谈着谈着,不觉就一点多了。金教授邀请我们共进午餐。他开车带我们到"金井山顶",这是一家传统的韩式餐馆,墙上悬挂着用中韩两种文字写着"心田种德客满堂,精诚对人宾如云"的匾额。在这里要坐在垫子上吃饭,就像我们北方人坐在炕上一样。韩餐很有特点,摆上十来种泡菜类小菜,主食是肉菜、米饭。肉菜要包在生菜叶里,再加上一点米饭卷起来一口吃掉。我还品尝了韩式米酒,有点像西安的稠酒,但略辣点。金教授说10度左右,与德国的葡萄酒度数相当。在这里领略了一下韩国定食的风味。这也是一种韩国文化啊!
  饭后金教授又带我游览了釜山大学的校园风光,汽车一直开到山上,俯瞰到全校景色。值得注意的是,校行政楼并不气派,淹没在各式新楼中。倒是人文学院楼更漂亮些。喝咖啡时,金教授告诉我,釜山大学的校长是由教授们选举。而系主任则由该系教授们轮流当。他记得有次到中国,当人们看到40多岁的他就已是系主任时,非常惊讶。他说国情不同,在韩国系主任并不是官衔。
  下午金教授另有安排,于是请他的学生,釜山大学的高慧琳教授陪同我继续参观。闲谈中知道她是釜山大学中文系博士,已翻译出版过或准备出版《又见棕榈,又见棕榈》(於梨华)、《棋王》(张系国)、《马华短篇小说选》、《加拿大华文短篇小说选》等译著,真不简单。
   高慧琳教授开车带我登上金井山北侧山腰处,观览了韩国四大古寺之一的梵鱼寺。这座寺庙建于678年,也就是新罗文武王时代(661-681)。传说古代金井山顶有一处圆形洼地,里面喷涌水泉,游荡着一条从天而降的金鱼,所以叫做梵鱼寺。日本丰臣秀吉攻打朝鲜时焚毁,后来于1614年重建,至今400余年了。到寺庙中心大雄殿,要穿过曹溪门、天王门、不二门等3道山门。大雄殿(正殿)及新罗时代的三层石塔均被指定为国宝,没有国家许可,不能重新涂色,因此,仍然保留着数百年前用从草木果实中提取的天然涂料所漆的颜色。颜色虽已褪却,斑驳陆离,但更让人感到禅寺的韵味。寺院规模庞大,包括地藏殿、罗汉殿、观音殿、说法殿等7栋殿阁、普济楼、钟楼2座楼阁、还有多座静修庵和其它建筑。
  感谢金教授等朋友们,使我了解到他们在中韩文化交流方面所作出的突出贡献,也使我对韩国文化和韩国友人的热心好客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2015/10/25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