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新报 > 说是道非
茜茜公主,幸或不幸?
时间:2017-01-22 16:37:32来源:作者:喜勒(安倍格)

 

 

如今,茜茜公主用过的器具,静静地躺在霍夫堡
宫的"茜茜公主博物馆"中。

 

  很多人应该都对1952年拍摄的电影《茜茜公主三部曲》记忆犹新,只要稍回想一下,茜茜那银铃般的笑声、金棕色的长发、摄人心魄的眼神都会马上浮现在眼前。由罗密施耐德演绎的茜茜,简直是我们那一代青春儿女的偶像典范。无论是欧洲宫廷的奢华荣美,还是德国奥地利的异域风情都是那个时候稀罕得见的,而茜茜的纯洁热烈、洒脱奔放的性格特征也让见惯了娴静端庄的公主形象的我们,心头如清泉淌过一般,甜蜜而清凉,大呼过瘾。
    电影中描述了德国巴伐利亚贵族公主茜茜,机缘造化下嫁给了奥地利帝国国王弗兰西斯一世,经过王室婚姻的历练后,成为奥匈帝国皇后的这样一段故事。电影改编自一部同名小说,但具体结点符合历史史实。电影分为三部曲,第三部是《皇后的命运》,结局茜茜应该是幸福美满得和丈夫孩子团聚在一起并继续履行一个皇后该有的职责。但真实的历史上这一个看似圆满的童话婚姻并没有因此长久下去,皇后并没有辅佐佛兰斯登上更高的政治舞台,也没有幸福得享受爱情和亲情的甜蜜,当我们伴随着茜茜终将幸福一生的思维定式慢慢长大,了解到的真相竟是:我们的皇后不喜为政,终日忧郁,大半时日周游各国,和丈夫聚少离多,最后竟横死在了去游历的路上,被一刺客用刀刺死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竟和之前的银幕印象360度大翻转?今年此时,我这个"茜茜粉"终于有机会在奥地利旅游的时候特地去了解一番究竟。
  奥地利维也纳内城霍夫堡宫是哈布斯王朝的主要宫殿,建于1275年,至茜茜公主入住的19世纪中叶也已经经过了多次修缮扩建,为弗兰茨约瑟夫和茜茜的冬宫,来到宫殿的第一感觉是人们大多是冲着茜茜来的,门口的宣传海报、图片介绍都以茜茜公主为主打形象,茜茜公主嫣然成为了霍夫堡宫的形象代言人,可见电影影响力有多大。
  门票包含主要宫殿开放区、银器馆、茜茜公主博物馆。底楼是银器馆,银器馆不用多说陈列着海量的银器、金器,异域风格的瓷器,各司其用。哈布斯王朝是欧洲历史上最为显赫、统治地域最广的王室之一,所以珍奇异宝无所不有也不奇怪。比较惊喜的地方是银器馆里也到处可见以茜茜公主和他夫君的形象塑造的雕像、摆设,不知道是旅游局特别营造的氛围,还是当时就有这些装饰品,拿王室爱情故事进行炒作吸引游客,确实起到了作用。出银器馆后就是坐落在宫内的茜茜公主博物馆。博物馆以蓝黑色为底色,弥漫着一股忧伤的情调,门口悬挂着茜茜公主从小时候到离世之前所有的肖像照片,真实的茜茜不如罗密施耐德迷人,但五官清秀,典雅端庄,而且带有一份先天的含蓄羞涩,15、6岁的那几张肖像画透出一股子飒爽,看得出很有活力。也正是在这个年纪,让奥地利国王弗兰茨对她一见钟情。而后期的肖像画,含蓄未改,但容颜微老,且多了一份忧伤。博物馆的壁纸上用放大的字幕把茜茜说过的话、写过的文字展示出来,一进去就感到一下和真实的茜茜那么近,就像她自己在跟你聊天。印象最深的就是一开始的那一句"Ich bin ein Sonntagskind, ein Kind der Sonne;Die goldnen Strahlen wand sie mir zum Throne,Mit ihrem Glanze flocht sie meine Krone,In ihrem Lichte ist es, dass ich wohne,Doch wenn sie mir je schwindet, muss ich sterben." 大意是"我是一个星期天的孩子,阳光的孩子,金色的光芒,促成了我的王位和荣耀,她编织我的王冠,有光芒的地方就是我住的地方,但如果他们消失了,我就必须死去。"茜茜她对自己的性格很了解,嫁给弗兰茨之前她无忧无虑得生活在山间,嫁入帝国王朝后,这种自由渐渐的消逝,各种繁文缛节和严苛的宫廷规矩使得茜茜疲惫不堪。"如果消失了,我就必须死去"这么一句无心的话语竟说准了她最后的归宿,因为这个原因,这句话被放在了博物馆墙纸的开篇中。墙上的其他句子,诸如"Ich wandle einsam hin auf dieser Erde,der Lust, dem Leben l?ngst schon abgewandt,es theilt mein Seelenleben kein Gef?hrte.Die Seele gab es nie, die mich verstand.""我孤独的游荡在这个地球上,活着的欲望已经不在了,从来没有哪个灵魂了解我。"这些忧伤的句子比比皆是,一再重复,看来她的冠冕变成了荆棘,被别人羡慕的奢华尊贵,对她来说只是牢笼枷锁。参观博物馆的队伍在一片黑乎乎的光影中缓慢向前,每到一处就可以按上解说器听讲解,伴随着中文女播音员冷静、平淡的解说,看着眼前展览的一件件物品,感觉悲伤的故事更加悲伤,不禁让人唏嘘短叹。茜茜唯一的儿子在盛年和女友相协自杀,从此以后,茜茜彻底心灰意冷,愈加忧郁封闭,她选择黑色作为所有服饰以及配饰的主色调,蕾丝长裙、披风、手套等等都改成了黑色,出门更是打着黑色的遮阳伞,这伞对别人来说是遮阳,对于她来说是避人、避光,她的内心开始关闭。可是看到这里我不禁生出疑问,这一切虽然不幸,但至少,她还有他啊?还有那个电影里深情的弗兰茨啊,爱不是能够弥补一切伤痕么?如果茜茜还有爱,和弗兰茨互相的爱,那么也许结局是不一样的,但是从博物馆里出来参观完霍夫堡宫才知道,弗兰茨爱茜茜,可是茜茜从来没有爱过弗兰茨。
  1853年伊丽莎白随她母亲与18岁的茜茜姐姐海伦赴上奥地利的度假村巴德伊舍,原定计划是海伦应当在那里引起其23岁的表亲、奥地利皇帝弗兰茨o约瑟夫一世的注意,并与之订婚。但出乎意外的是弗兰茨o约瑟夫一世竟然爱上了15岁的伊丽莎白。弗兰茨违拗了他母亲索菲的意见,两人于1年后的1854年4月24日在维也纳的奥古斯丁教堂结婚。弗兰茨o约瑟夫将伊舍的行宫作为结婚礼物送给了伊丽莎白,此后这座行宫改建成了一个E字形。你要说弗兰茨不爱茜茜那是不可能的。虽然在早年茜茜和弗兰茨的母亲索菲由于子女的抚养问题产生了矛盾,间接导致茜茜的长女夭折,对于茜茜和弗兰茨的婚姻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但是参观完霍夫堡宫,我仍然敢肯定,弗兰茨的爱,自始至终没有改变。弗兰茨是一个非常敬业的皇帝,对自己可谓是苛刻,他的霍夫堡宫的房间简单朴实,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的奢华摆设,他长期睡在一张军用铁床上,看上去真的很小,旁边是同样很小很朴素的洗漱台和用来祈祷的跪拜龛,早上五点起床洗漱然后移步旁边的办公桌批阅文件,接下来再在会客厅里接待来觐见的官员,每天如此,他认为做皇帝就是要如此克己复礼、兢兢业业。然而在书房每日办公这么最重要的地方,他却把茜茜的画像挂得到处都是,其中他最喜欢的那副茜茜长发披肩,长裙拖地的巨幅画像挂在最显眼的位置。除此之外其他几个儿女的照片,还有家族合照也都大大小小分散在书房四处。可见弗兰茨敬业也爱家。真实的历史里,茜茜虽然此后一直未履行皇后的义务,周游列国,不闻不问,甚至和匈牙利贵族传出绯闻,弗兰茨却从来没有限制过茜茜出行的权力,干涉过她做任何事的自由,即使他自己一人苦苦支撑帝王的国度,无人分担解语。在最后第一时间得知茜茜被刺杀后,弗兰茨对身旁的人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么爱这个女人。"你要说茜茜没有得到爱,那是不公平的。
  与此相反,茜茜在霍夫堡宫中的房间和弗兰茨比就奢华得太多了,其中大部分房间的墙面是奢华的带刺绣的锦缎,卧室中有自己的按摩椅,可以躺在上面被人推拿按摩,她爱运动,热衷减肥瘦身,所以卧室里还安装了吊环、爬杆。她有自己的独立会客室,宽敞华丽,还有充满异域风情的观赏房间。她每天花两到三个小时梳头,梳妆台上有各式的美容工具和器皿,她有一头非常浓密的长发,如果要洗头的话要花一整天。她在寝宫里炮制各种美容方法,用生的小牛肉敷脸,每天吃的不多,为的是保持50cm的腰围,这样一个170cm的女人腰围才50cm,你能想象她追求完美形象的程度。忘了之后在美泉宫还是在霍夫堡宫有看到茜茜周游各国时乘坐的马车的内部全景重现,同样奢华,设备齐全,这一切的一切,你要说茜茜是极端没有自由的,那也是不公平的。
  "十几岁的小孩能够懂什么呢?"(来自霍夫堡宫解说录音),茜茜写的日记中,认为她的婚姻在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是一个年幼无知的小孩被骗进入了一个无止境的噩梦。对比弗兰茨,茜茜没有在任何一个地方放着她和弗兰茨的照片,而是全放着她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的各式照片,奇怪的是除了茜茜最小的女儿的照片,其他孩子的照片一张也没有,据我后来了解,只有这个女儿是由茜茜自己教育长大,其他几个的教育权被婆婆剥夺,据说是因为茜茜的教育不能够使婆婆满意。所以她更爱这个女儿。显眼的位置放了她最爱的诗人海涅的画像。这些也许不足以说明茜茜真实的内心世界,但也可以从中看出一些端倪,通过她说过的话和她的日常生活你可以大致了解到茜茜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如果说茜茜是一个封建王朝的无辜牺牲品,我是赞同的,但另一方面,一个自我中心、一味追求自己的精神世界、缺乏智慧的皇后形象也展现无遗。她没有对弗兰茨和这个家庭的爱,她的爱更多得给了她自身理想中的国度,孩子不让她教育,那么她就可以舍弃不爱,丈夫、婆婆、整个哈布斯堡王朝限制了她的人生,那么她也可以选择不履行作为妻子和皇后的义务,去采取决绝的方式唱反调,美容、终日旅游、作诗,她在自己能够做出决定的领域里争取最大的自由。其实作为一国的皇后,到这个位置已无从回头,那就应该试着去融入角色,王室也有王室的无奈,丈夫和婆婆也都有他们的艰辛,从他们的角度来说,作为奥地利的最高统治者当然需要一个母仪天下的好皇后。刚开始想不开,那是因为年轻,如果以后的二三十年、四五十年还是不能适应,不能放下,那就是执念,即使天性真的不能融合,那就守好本分,守护内心的平和,苦求自由,求不得则更痛苦。中国有句话,"刚则易折",不知道是不是德意志民族的基因影响了茜茜,直筒子一个转不过弯来非要按着自己的心意和命运死磕,我看倒不如学学中国人的老庄之道,"安时而处顺"。一个女人失去自由嫁入帝王之家确实可悲,但是如果顺从命运的安排,因地制宜,运用智慧去统管自己的生活,不敢说有幸福的结局,但起码可以做到"保身",可惜茜茜却总是一心沉浸在自己编织的梦幻中,一点点把可以幸福的机会浪费掉了。
  茜茜最终死在了路上,本来想要刺杀奥尔良公爵的刺客卢切尼,临时起意,用小刀把她拦截在了旅行前往下一目的地的甲板上。她意外的死在了自由中,死在了自己的选择里。有意思的是,茜茜公主生前在各大报纸媒体上的口碑并不是很好,出现的文章大都有贬损、忽视之意,大家都不认为她是一位称职的好皇后,而在其意外离世后,她却成了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一个爱自由的,却牺牲在宫廷仪式中的女子,许多电影、戏剧、歌剧都从她的生平中吸取题材,说是悲剧人生,但千千万万人都在心中铭记住了她,数以万计的人前来奥地利了解她,悼念她,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