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新报 > 说是道非
乐之浮桥
时间:2017-01-22 17:09:36来源:作者:如华(Weidenstetten)


 

我径直走向室内唯一光源、中央平铺的那本"书"前,轻触了我略知剧情的Lohengrin,哪知屏幕出现的竟是给我童年带来极其喜感的卓别林……

 

  如题,接下的文字是音乐架起的一座浮桥。
  "浮桥"源自十月在瓦格纳博物馆地下层的一间没有灯光,没有任何陈列品,也没别人的房间,我径直走向室内唯一光源、中央平铺的那本"书"前,轻触了我略知剧情的Lohengrin,哪知屏幕出现的竟是给我童年带来极其喜感的卓别林,但奇怪的是,看着他躺在桌上脚踢、臀顶那个大皮球,并没有理所当然的忍俊不禁,反倒被满屋萦绕的这段歌剧序曲带入了我那青涩、纯净但甜美的童年。
  清楚地记得那是"四人帮"粉碎前,我们住的是四家连排的平房,每家屋前都有块不小的空地,我家门前有两棵并排的槐树,我之所以如此清晰的记忆,是因为我吃过它们的花,很甜!再有,爸爸用三股麻绳合编成一股拴在两颗槐树之间的秋千,我闲来没事就会坐上去荡几下,有时就只是双手抓握着那些许糙手的绳、静坐在那儿,面对着葱郁中和我一样也静坐着的花朵们,更或是背对着它们、左顾右盼地等着爸爸妈妈下班回来;花园是因爸爸喜欢花,便在那块空地种满了花,并铺设了只有两脚宽的鹅卵石作为花园小径。因是在一块院里办公区可以看见的高地上,所以每到花期,就有院里的职工利用午休,甚至下班后抱着孩子来赏花,同时向爸爸讨教些养花之道,特别是那个用一劈为二、各为一寸直径和高的竹节嫁接的月季,我至今都不解,那笔杆粗细的枝怎就能撑得住盛满土的竹节?其间就那么一小撮土竟也能让那纤弱且没有根须的嫩枝茁壮?最终竟也能在这株月季中,甚至是整个园子里艳压群芳?春天的月季、秋天的菊花成了那排平房的亮点,我家门口也因此最具鸟语花香……这样花色点缀的绿色童年的浮现是我现在异乡生活很难得的事,尽管我现在的房屋前有秋千、有园子,也更别说大鹏年国度的鸟语花香了,况且还是在阿尔卑斯山延脉的山地里,我又那么思乡!细想就是因为这段序曲开始的小提琴拉出的旋律--缓缓、丝滑地带出来的一种轻快、满足,和由此又再生的情趣--那种单纯得只属于孩童的情调和完全来自自然的趣味,但又满是期盼--不用太多努力就可以获得的,同时那种喜悦却是无比的兴奋,正是这段序曲后半部管乐和打击乐器吹奏、击打出来的效果!我最多也只能这样报出旋律来自的乐器,至于常说的交响乐的调,虽然我是一窍不通,但我能断定这就是被多位同时也喜爱音乐的德国文学家、哲学家褒贬瓦格纳的"如雷贯耳"和"疯狂"!不然,我这个音乐门外人怎能单凭一双耳朵就在我的脑海里架起了这座浮桥?
  我之所以在上段文字中说那槐树花"很甜!",是因为那时多数的孩子一年也吃不到几颗糖,除了过年时特供的花生糖一饱口福,这对于一个祖籍是苏州的小姑娘来说,简直是一种直接来自身体的苦。记得那时每次看到爸爸下班带回来的四张一两毛一张的电影票时,我就会赶紧跑进厨房,踮脚看看糖罐。接下来,我会悄悄在大我两岁、才入学不久的姐姐书包里找出一本她正在用的但还没书写的纸,不留痕迹地撕去对称的两页,其实我只需一页,但那样担心会被姐姐发现,然后在电影放映前备好一包砂糖,多少视罐子里糖量而定,有过不能包而片刻失望的,但最多一定不超过两勺,因为我知道那是每月照家庭人口凭票供给的。再接下来,就是小心翼翼地捂着口袋、走几百米,直到坐进院里的那个大礼堂,然后只等兴奋和满足……现在想来,当晚的那包砂糖真的是助兴卓别林于我的演技,不然,我兴奋的同时,又何来的满足?
  四十多年过去了,我对糖的需求一直就没有够的时候,这应该是遗传爸爸的一种身体体质,只是童年时连梦都不敢做的、绝对一口便甜腻到心的巧克力替代了曾经有限的砂糖。同时,随着年岁的增长,我越加担心这样的饮食嗜好会有碍我的健康,每次见我的家庭医生(这里百姓都有)都不忘多问一句,即便她不止一次地说"你的血液报告显示:你可以吃你想吃的任何糖",但我还是如我当初手捂着那装着糖包的口袋,小心翼翼!也就没了儿时电影院里舔舐砂糖带给我的兴奋和满足,真的是被托尔斯泰言中的"快乐的,快乐的,不再回来的童年啊!"。
  从拜罗伊特回来后,我也只是因这篇文字而多听了几遍这段不到十分钟的Lohengrin序曲,毕竟我没能力具备听交响乐的雅兴,想必我日后也还不会常听,但一定会再听,那也一定是因为"浮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