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新报 > 时事评述
'2017安全环境前瞻
你在德国还好吗?
时间:2017-01-22 15:26:38来源:作者:本报记者 范轩

 

  忙乱了一整年,年底了,真想扎个清静之地,无须工作、无须应酬,哪怕只是懒在陌生的床上睡大觉。于是订好机票、酒店,准备到伊斯坦布尔跨个年。
  可同事们一律反对,理由简单:你要是被炸死了,以后报纸谁出呢?!
  果然,又出事了,岁末岁首交接的那一霎,在伊斯坦布尔闹市街区的酒吧里,"圣诞老人"端着AK47一顿扫射,乱抢打死35人、击伤40余人,为欧洲民众高悬的心儿寻到了去处,担心恐袭的"最后那只鞋子"果然落地有声。
  可是,俺的个娘啊!当真是除了家里,今后哪儿也不能去了吗?土耳其不行,德国呢?法国呢?英国呢?……或者,哪儿行呢?!

 

惴惴不安过新年


  当第二杯圣诞热红酒Glühwein下肚的时候,其实,大家明显并未尽兴。笔者抬手看了一下表,虽然九点来钟并不算晚,可我们一伙儿进入汉堡市中心的圣诞市场已经足足二十多分钟了,比此前计划的"十五分钟"超时很多,于是只能催促众友人撤离。
  并不是单纯"杞人忧天"式的怕死。只是,柏林大卡车闯入人群、疯狂碾压无辜者的画面,苏黎世持枪者冲击伊斯兰中心、向正在祈祷的人群开枪的怦响,都魇魔一般弥漫心头、挥之不去。生命很美好,圣诞市场的焗香肠、热红酒、烤栗子也那么可口,无论如何,我们都没有变成恐袭牺牲品的理由。
  几乎是风声鹤唳般的严峻,随着圣诞和新年节庆的来临,如期而至。正如美国国务院此前发布的警告:恐怖分子可能在圣诞期间针对欧洲多国发动恐怖袭击,提醒美国公民谨慎前往欧洲旅游,云云。当然,美国公民是人,欧洲人、亚洲人的生命也同样金贵。所以,四面楚歌。
  但恐怖分子也不傻。通常会采用事半功倍的手法来威慑世人。可以理解,你躺在自家床上,被炸、被削、被撞的机会到底不大,而他们就是要通过极端手法来制造轰动效应,这样才能对大众造成心理压力、对政府进行恐吓威胁。所以,各类圣诞市场和人流密集区域正好成为恐怖分子的袭击目标。

 

谁玩坏了"安全"?


  记得默克尔总理在2015年时曾经放过一席话:难民危及会改变整个德国。但是,她当时并没有清楚地解释,这种"改变"究竟是"利好"、还是"利空"德国。
  先不界定所谓拥护默克尔现行难民政策的"圣母派"、认为德国接受难民伤害了自身利益并反对现行难民政策的"右倾派"之孰是孰非,仅仅作为土生土长的德国人、抑或像我们这样半路杀来的外国人,无论从现实生活、或者媒体报道均可达成共识:从难民危机爆发以来,人们明显感到犯罪事件增多了。
  如果看到德国媒体披露的相关数据,你就可以理解,2016为何被称为"恐怖之年"。德国登记在案的犯罪事件在2015年达到了633万起,与前一年相比增长了4.1%。其中,外国人犯罪事件增至90万起,比前一年增长了50%。从犯罪种类看,入室盗窃案件比前一年增长了10%,暴力犯罪、谋杀、抢劫犯罪案件比前一年增长了0.2%,性侵害和强奸案虽然在媒体报道中频频出现,但其数量与前一年相比却下降了4.4%,另外,根据犯罪事件在人口中所占的比例,犯罪率最高的地区是柏林、汉堡、不来梅以及北威州,犯罪率最低的地方是巴符州和巴伐利亚州。
  显然,德国变化的太突然,甚至人们并没有真正做好准备。短时间内超过百万难民涌入,再加上伊斯兰极端分子在国内外发动的系列恐怖袭击,让德国人的恐惧感在2016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幅上升。一项调查显示,73%的德国人担心恐怖主义袭击,68%的人害怕政治极端主义,67%的人担心外国人涌入的后果,66%的人担心德国公民和政府无法解决难民问题。而这些数据相较前一年基本都增长了20%左右。

 

都是难民惹的祸?


  "刚才在SATUR买东西,一个看上去顶多十五、六岁的中东小孩走过来用英语问我:你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女人吗?"同事走进办公室来响亮地爆料。
  "我就说:你去Reeperbahn,那里是汉堡的红灯区,应该可以找到!"
  "你能帮我付钱吗?"
  "我为什么要帮你付钱呢?"
  "因为我没有钱!我是来自叙利亚的客人啊!"小孩一边说,一边出示着他手中证明自己身份的"难民纸"。
  …………
  "妈的!现在乱七八糟的外国人太多了,处处都是陷阱,处处都有危险!"同事边说边骂 。
  "请注意用词!什么叫'外国人'?不要忽略,你我都是外国人!"笔者还要兼顾"政治正确"。
  将德国犯罪率的上升归咎于外国人、难民,甚至将难民等同于犯罪分子,这显然是不公平的。但从德国媒体报道的犯罪事件来看,确实又有不少作案者是难民。例如,科隆跨年夜大规模性侵案的案犯多数是叙利亚难民,在维尔兹堡附近持斧头砍伤火车乘客的案犯是叙利亚、阿富汗籍难民,在安斯巴赫发动自杀式炸弹袭击的案犯是叙利亚难民,在弗莱堡强奸并杀害医科女大学生的嫌犯是一位17岁的阿富汗难民,在波鸿先后强奸两名中国女留学生的嫌犯是一位31岁的伊拉克难民。
  尽管这样的观点得到了普遍的认同,但德国的犯罪问题专家一直否认难民犯罪率更高的说法,因为许多外国人的犯罪事件都是违反外国人法的事件,如非法入境和居留,此类犯罪事件对人们的安全感没有直接影响。如果将这些只有外国人才能犯的罪行排除,2015年的犯罪事件与前一年相比仅增长了0.1%。
  联邦刑警局的专家称,难民的犯罪率与德国的平均水平持平。此外,在讨论外国人犯罪问题时还应该注意的是,外国人比德国人更容易遭到控告。专家们说的可能是事实,但民众有时更愿意相信自己的感觉,而不理会专家们的统计数据。

 

我们应该怎么办?


  不说远处,就说《欧洲新报》的报社编辑部,对难民问题的讨论就几乎成了日常。
  一同事放弃了原本看好要买的住房,因为附近新建了一个难民营;一同事劳心费力地为四岁的幼子寻找学校,因为家门口的学校外国人太多;一同事的家属刚从中国过来,想去报一个给难民开的"融合班"学德语,被大家伙骂了个狗血淋头……。尽管,我们也都是从9000公里之外的中国来到了德意志土地上休养生息的。
  "可是,那不一样!我们是读了书留下来的!""我们在这里遵纪守法!""我们都给德国纳税、创造社会财富!"为了证明"此外国人"非"彼外国人",周围的同事也是费尽口舌。只是,不能确定的是,在当地德意志人眼里,我们自个儿摆出的这些理由是否成立。
  在德国华人的各个社交媒体上,不难发现同胞们对默克尔及其难民政策的批评甚至谩骂,"圣母婊""心机婊""傻婆娘"等等不绝于耳。甚至有华人"公知","有理有据"地分析称,默克尔难民政策拥趸者都是些今后要离开德国的短期居留者,德国的国家利益和民众福祉与他们没有多大关系;而长久留在这里的华人,就应该旗帜鲜明地对抗现行难民政策;并号召华人同胞"人民为主!我们为主!"这样的话语似乎很解恨,但暴露出的是狭隘与偏颇。试想,连我们都不能容忍战火中的中东难民,德国人又为什么要容纳包括华人在内的其它外国人?!
  作为一个中国人,笔者很理解同胞们的不满;但作为一名媒体人,我更了解德国的法律规定、从善之意。接收难民是德国《基本法》的规定,在面临接收与不接收的两难抉择时,默克尔选择遵循《基本法》的规定并没有错。
  一位曾经在德国留学、研究国际关系的教授说了这样一席话:虽然我对大量难民的涌入也有担忧,但相比而言,我还是更喜欢一个不将难民拒之门外的德国,一个由默尔克领导而非右翼政党领导的德国。因为这更符合德国作为一个开放、自由、包容、负责的国家之形象。
  的确,今天的德国已经不能与往昔同日而语。大量外国人、难民的涌入令这方平和、安宁的土地失去了往日的静怡和秩序,打乱了大多数人的固有节奏。德国人、融入德国的外国人、也包括我们这些华人,都感到了社会的动荡和生活的不便;但随着相关限制的加强和德国政府执政能力的提升,德国社会也会达到一种新的平衡,实现一个利好的改变。而且,抛开媒体"选择性报道",德国民众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支持与反对虽然呈现"拉锯状"较量,但双方始终旗鼓相当,并无大幅悬殊。可别为此急坏了我们这些华人同胞!
  在这个有些动荡的过渡时期,我们能做的,除了理智、清醒地关注走向,更要凡事小心、善于自保,既不要让恐惧主宰了我们的日常,又要保护好自己与家人的安全。
  自求多福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