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新报 > 有奖征文
风中的海德堡
时间:2016-03-22 17:10:39来源:作者:李岩(青岛)

 

  在德国,两个地方必去,一个是新天鹅城堡,一个是海德堡。前者以前我去过,而去年秋天,正巧在法兰克福的女儿家逗留,终于有机会来到了向往已久的海德堡。女儿告诉我,海德堡是一座文化古城和大学城,在法兰克福以南,距离约80公里。一家人从法兰克福启程驱车一个多小时便到达美丽的海德堡。

  海德堡堪称德国浪漫主义的象征和精神圣地,她位于法兰克福和斯图加特之间,坐落在莱茵河支流内卡河畔,是巴登--符腾堡州的一颗旅游明珠。我们一踏上这座城市,就特地驱车绕市走了一圈,映入眼帘的是青山绿水环绕的古堡、石桥、白墙红瓦的老城建筑,狭长弯曲的鹅卵石铺的街道通向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为此,在她8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曾受到许多诗人、艺术家和哲学家的青睐,歌德、康德、舒曼等都为其优美的风景而倾倒,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称海德堡是他到过的最美的地方。

  秋天的海德堡,明媚的秋光在闪烁。秋风吹过,原先树木的葱绿呈现出一蓬蓬金黄,当阳光撒在内卡河畔,我看见河岸边美丽的别墅群沐浴在秋光里,更像是童话中的金色王国。当我们走进海德堡的红褐色城堡,我发现城门前的几株高树的树蓬已呈现出秋霜染红的颜色。一阵凉爽的秋风吹来,红叶、黄叶纷纷轻盈飘落,游人纷纷驻足仰望,任凭落叶贴在脸颊和衣服上。接近老桥时,我看见左岸有一排高大的河岸树,秋光打在硕大的树冠上,成熟的色彩亮闪闪更像是一面面挺拔的旗帜。

  据说旧城堡为建于十三世纪的古代帝宫遗址,主要由内卡河砂岩筑成,结构复杂,风格多变,如今虽然有残破,仍不失王者之气,乃世界上最著名的遗址之一。这个城堡历史上曾经过几次扩建,是哥特式、巴洛克式及文艺复兴三种风格的混合体,显然是德国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作。古堡的正门雕有披着盔甲的武士队,中央庭园有喷泉以及四根花岗岩柱,四周则为音乐厅、玻璃厅等建筑物。

  我们随游人进入位于国王宝座山顶上的旧城堡,仿佛穿越历史的时光隧道,走进了历尽沧桑变迁的一代王国的威严中。站在城堡上放眼俯瞰海德堡老城。秋光里一幅绝美的画面映入眼帘:错落有致的白墙红瓦的别墅群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著名的老桥横跨缓缓向西流淌的内卡河,巍然屹立;掩映在楼群的浓密树冠黄中寓红,岸边的树木枝叶随秋风摇曳,黄色的桥身在午后秋光的映衬下愈加醒目;行人走在上面显得很渺小,一艘游船从桥洞划过,秋波粼粼中荡起一串白色的小浪花......  

  仿佛是诗意德国的缩影,曲折而幽静的小巷连接着古堡和河流,充满了诗情画意和最纯情的浪漫情怀。

  在德国最大的大酒桶前,我和女儿举起了晶莹的红酒碰杯,品着爽口的葡萄酒,拍照留念。据传城堡最早建于13世纪初,在普法茨王位继承权争夺战中遭到严重破坏。我发现,整个城堡内圈还保存的比较完好,高高的墙壁上众多雕塑人像栩栩如生,但外部已经是残垣断壁面目全非了。走出旧城堡,我们穿行在老街小巷, 在内卡河南岸傍河而建的老城漫步,手里的相机响个不停。午后的秋阳给原本就具有古朴风格的建筑披上了明亮的暖色。在一家卖风铃的小店铺外,我和女儿看到了各式各样的风铃,随着秋风的鼓动,传来了一声声悦耳动听的声响。沿由鹅卵石铺盖而成的豪普特主街东行,就来到了东端的集市广场。广场上人山人海,不少游人在喝着啤酒看大篷车上表演的演奏节目,精彩激情的旋律赢得观众的阵阵掌声。我在一旁小摊点精心选了一个旧城堡的铸铁小挂盘,买了一本中文介绍海德堡的图书,又挑选了几张精美的明信片。

  美丽的内卡河将海德堡一分为二,南边是海德堡古城及背后山上的古堡,北侧是一座坡度平缓的山岭,山岭顶上可以隔河俯视海德堡古城。古堡近邻山坡上有弗里德里希五世1615年建造的古堡花园,是欧洲著名的园林胜景。内卡河上还有座著名古桥--内卡河老桥,始建于十八世纪。这给海德堡增添了沉甸甸的历史质感。从远处看,老桥像一座赭色的彩虹降落在内卡河澄净的河面,这是因为大桥基座所用的石材都采用附近山中红色沙岩。从桥的南端上桥,先要穿过由两个白色塔楼组成的桥门。一个铜塑猴子的雕像栩栩如生,欢迎着每一位到访的来客。人们说它是有主人的,果然走上桥去,桥头上站着雅典娜雕像,好像随时要顾盼招手,招呼那只铜猴。雅典娜和猴子站立在内卡河老桥,成了老桥的象征,也成了海德堡的形象大使,让人不禁猜想其中的寓意。建于1869年是座有九个拱门的老桥,桥头有两座圆塔,护卫着此城的入口,塔里原来曾经是牢房。桥上有二座雕像,分别是选帝侯卡尔特奥多以及希腊神话中女神雅典娜。上了老桥,我和夫人随摩肩接踵的人群走了个来回,沐浴着午后阳光扶栏看静静的河水流淌,更感觉出秋光秋色的珍贵。桥上有几个流浪艺术家拉小提琴和手风琴,琴声随温暖的秋风飞扬,置身其中很享受。按说这个季节在青岛早已称上秋衣秋裤,但这里温差很大,行走在大桥上的帅男俊女许多都是短打扮,像是在过夏天。徜徉在老桥,秋风拂面,艳阳高照,春心荡漾,陌生的人们擦肩而过,恍如行走在人间仙境,非常惬意。

  过了桥就在海德堡大学的范围,因此人们也把海德堡称为大学城。海德堡大学成立于1386年,是德国最古老的大学。早在十六世纪下半叶,海德堡大学已是欧洲文化的中心。不知不觉来到大学广场,大学的院系建筑及名人故居环绕四周。中心是海德堡大学最著名的地标狮子泉。雄狮昂立,泉水汩汩,弥漫着古老学府的迷人氛围。巴洛克风格的圆形屋顶与指向蓝天的歌德式钟塔相伴而立。教学楼淡灰的墙体与赭色的窗框相映成趣。大学博物馆与图书馆就在近旁,描金的大门及精美的雕塑叫人惊艳不已。

  穿梭于海德堡大学的教学楼之间,想起了我在中国大连的大学生活,熟门熟路,仿佛我曾经在这里上过学,跟教授们一起上课,一起去图书馆……那一尘不染的林间小径,清新可人的篱笆墙,满眼秋色中仿佛又回到了我青春韶华的大学时代。沿着岸边林间小道拾阶而下,眺望河对岸老桥,古堡以及错落有致的建筑群,不禁感叹岁月的飞逝与时光的短暂。

  著名诗人歌德曾长久地生活在海德堡。河水的清晖、街巷的幽邃及城东山岭靛蓝的色彩勾人魂魄。他说过,他"已把心迷失在这里"。和诗人歌德一样,著名学者马克斯·韦伯的心同样驻留在海德堡。他和海德堡升起的众多星星,一起成为海德堡精神的显著象征。韦伯的故居就在海德堡,他是德国最重要的经济文化学家与社会学家。1896年韦伯的学术生涯走到一个高峰,这一年他被自己的母校海德堡大学聘为教授。这时韦伯才三十二岁,是海德堡大学最年轻的教授之一,引为海德堡大学人的骄傲。

  我们慢慢走出学校,东边有座山叫圣山,半山腰有条小路与内卡河平行便是著名的"哲学家小道"。长约两公里,当年哲学家黑格尔在海德堡大学时,这里是他的散步小道。沿哲学小道漫步,峭壁石子路,草木清幽,清流在脚下缓缓流淌。据说这里春季白兰花、栀子花、玉兰争相竞开,山路上的空气格外馥郁甜蜜。如今是秋天,湿润的空气令人心旷神怡,一旁黑黝黝的巨石充满着神秘,令人恍惚中犹入梦境。沿小道走向一个花园,蓦地回首,一个手掌样子的雕塑向你伸来,仔细一看掌心里有一句话:"HEUTE SCHON PHILOSOPHIERT?"--今天你哲学了吗?令人沉思,唏嘘不已。当年,许多哲学教授、学者,每天清晨、下午都会在这条小道上小憩、散步,包括黑格尔也曾经在这条小道上漫步、思考。

  此时此刻,我隔着内卡河远眺群山,山中的城堡隔水相望,一片乌云悄然飘来,形成城堡上水墨般的大片云朵,使黛青色的天空显得安静而阴郁;透明的空气更像是习惯于雾霾的眼睛,这一切似乎让人都触手可及。这时,秋风中隐约传来手风琴的悠扬声音,白天鹅带着灰色的孩子在水面嬉戏,仿佛旁边有人惋惜道,如果有蓝天白云?说话的刹那间,一阵秋风吹来,云开雾散,灿烂阳光下的秋高气爽的海德堡又呈现在人们面前。秋天的海德堡,俨然是一个充满激情和浪漫色彩的地方。在海德堡,在这美丽的秋天,曾经成就了多少伟大的爱情,曾经诱惑了多少孤独的心灵?

  海德堡,这个美丽而古老并依山傍水的城市,她的美体现在一年四季,不同的时节各具风情,但我更喜欢她秋天的美,天高云淡,天穹水晶般的蓝;水清河碧,水面翡翠似的绿;岸树成行,树冠蓬勃成麦穗的金黄;红色的屋顶点缀在山水之间,多像是一幅五彩缤纷的精美油画呀!

  海德堡,她总能触动每个多愁善感的异乡人内心中最柔软的部分,这是不分种族、国籍、信仰,完全是人性中所共有的东西,所以,在我的内深处,总觉得跟海德堡似曾相识。也许在我的梦中,也许就是我的前世。当我真正站在她的面前时,就好像与情人相见,心中早已狂跳不已。我闭上双眼,尽情地享受着她的抚摸,她的呼吸,她的亲吻,她的一切一切。她是那么得完美……

  马克·吐温说这里是他到过的最美的地方,原本打算用一天时间路过,却忍不住在此度过了整个夏天;歌德在这里爱上了玛丽安娜,写下《西东诗篇》;舒曼步行至此,在这里找到了音乐灵感;艾欣道夫在老桥边的酒馆里喝酒吟诗,写下了关于这座城市最为脍炙人口的诗歌;韦伯曾在此学习,并在内卡河边的旧居里饮酒畅谈出著名的"韦伯圈";布伦塔诺和爱尔尼姆在此收集德国民歌,推崇民间传统和文化,由此掀开19世纪德国浪漫主义的序幕;海德堡,这里的秀美风光不仅吸引了众多文人骚客,同样也孕育了众多学术大师。

  黄昏时分,绚丽的斜阳洒在海德堡城区和内卡河上,河面上折射出层层耀眼的粼光,格外明目。河岸一侧是充满中世纪风情的老城区,一幢幢风格迥异的建筑见证着历史的沧桑。我看见,河畔的小道上,一个少女身着简单清爽的衬衫和牛仔裤,骑单车轻巧地从散步的人们身边一掠驶过,明亮清爽的秋日拂在她甜美的脸上,一头金黄柔美的长发在秋风中轻舞飞扬。    稍后,我们来到一家古色古香的咖啡老店,品尝了当地的精美蛋糕。喝着热咖啡,我看着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和片片落叶,不由感慨时光的流逝和岁月的无情。在窗前的一个拼起来的长餐桌上,一群鬓发斑白的老人在品着咖啡畅聊,在这个幸福的时段里,外面秋风正劲,在气氛融洽的屋内,我看见老人们一个个精神抖擞返老还童了。

      2016年1月12日于法兰克福

 

  (作者简介:李岩,笔名格里。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青岛市当代文学创作研究会副会长。著有散文集《青春澎湃的日子》等四部,长篇小说《外销员手机》等二部和《李岩短篇小说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