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新报 > 艺术收藏
浅说马奈和莫奈
时间:2016-11-22 16:54:08来源:作者:飞石 文/图(基尔)

马奈油画《阳台》

拉图尔油画《巴迪侬画室》

 

  今年9月,我在汉堡艺术馆观赏过一个马奈画展,于是有了以上文题。马奈在艺术史上的地位非常重要,但他似乎被莫奈的光环有所遮掩,需要宣传介绍,因此观展前我就为马奈画展叫好。
  马奈(Manet)和莫奈(Monet)同为法国19世纪大画家。莫奈高寿,有幸进入了20世纪。他俩姓氏接近,都被称作过"印象派之父",且都画过《草地上的午餐》,所以很容易搞错。莫说我们,连法国人当年都搞错过,还有漫画为证,惹得当事人不悦。我现在稍作整理,但愿眉目比较清楚。
创作期:长短悬殊
  马奈(1832-1883)出生于巴黎,父亲是司法部高官,家境富裕。16岁时曾从父命报考过海军学校,未被录取。因志向坚定要当画家,终获父母同意。从18岁至24岁他在巴黎一画室学习,师从美术学院院士,在此打下扎实功底。此外,他曾跑遍半个欧洲,到处求索,视野开阔,受西班牙画家委拉斯凯兹较大影响。
  马奈主要画人物肖像,1861年他29岁时作品首次入选官方沙龙,初获成功。其后革新作品又落选沙龙,引起轰动。曾多次举办个人画展。生命末年身体欠佳,但未终止创作。1883年左腿截肢后不久去世,只活到51岁。从他结束画室学习起算,其创作期不到30年。
  莫奈(1840-1926)出生于巴黎一杂货商家庭,小马奈8岁。他出生不久随家搬离巴黎。为了回巴黎学习艺术,曾出售自己的漫画以攒钱。从22岁至24岁他和雷诺阿同在一画室学习,终其一生沉浸在对光色变幻的探索中。两人后来同为印象派代表画家,莫奈主要画风景,后者画人物。1870-1871年普法战争期间,莫奈逗留伦敦时受到英国风景画家特纳的启发。
  莫奈活到86岁,但一生多磨:与其心爱模特的恋爱遭到其父反对,以致断绝过对他的经济援助。他一生两次成为鳏夫。晚年又罹患眼疾,幸而手术成功。其创作期一般视为60余年,至少是马奈的双倍,所以作品多,也是名声大的原因之一。
印象派:内外有别
  印象派作为艺术流派兴起于19世纪60年代的法国,是对绘画传统的极大反叛。首先,画室被迁移到室外,由画家捕捉外光引起的色彩变幻来表达瞬间印象。其次,题材无轻重,笔触急而散,人景皆模糊。再者,作品焦点集中在纯粹的视觉感受上。
  由印象派开创的艺术世界明丽绚烂,带给人们的视觉享受无与伦比。在巴黎奥赛博物馆你会深深体会到这点。马奈和莫奈对印象派的形成都功不可没,那他俩究竟谁是"印象派之父"?下面我以2幅画作诠释。
  第一幅画《巴迪侬画室》是马奈的画室,绘于1870年,现藏奥赛博物馆。画中马奈正在绘制作家左拉肖像,身边围着一群年轻人,其中有莫奈和雷诺阿。马奈其时以新的画法吸引着这群年轻人,他们就是后来的印象派主干。
  印象派作为艺术群体于1874年首次登场。莫奈他们自租场地布展,与官方沙龙对峙,但作品受尽嘲讽,无人问津。其中莫奈的《印象·日出》受嘲讽最多,以致这一群体即刻便有了诨名"印象派"。第二次画展情况如故。于是莫奈提议,取"印象派"作画派名,以示对抗。还有第三次画展。马奈没有参加过一次印象派群体的画展,但给予了关注和支持,也保持了与莫奈的友谊。马奈去世时,抬棺木者中有左拉和莫奈。
  德文书上称马奈是"莫奈帮之(教)父",中文书上有些混乱。因马奈是在先在上的,应为"印象派之父"。而莫奈是印象派群体之首,一生都坚持了印象派风格,是其杰出代表。
代表作:大美至爱
  这次在汉堡艺术馆观赏马奈画展,欣喜见到他各个时期的一些画作,了解到他在19世纪下半叶作为绘画革新者的某些方面。
  本次画展以人物视角为主题,不少画中人物都坦然直视观众,打开了心灵之窗,意欲与观众直接对话。这是马奈刻意探索的现代视角。画他同时代的鲜活人物和生动场景,是对传统绘画题材(历史、宗教、神话)的突破。
  马奈的主要成就体现在使用外光方面,以《阳台》为代表作。《阳台》创作于1869年,共画了阳台上光影中的4人物。其对比之强烈已摈弃了柔和的传统明暗法,人物刻画近乎二维,现代笔触较为简洁,但显示了真实的效果。
  《草地上的午餐》和《奥林匹亚》此次未展,也是马奈代表作,皆绘于1863年,早于《阳台》。三者都是奥赛博物馆的珍宝,同属光色对比强烈、笔法简练之类,或可看作马奈风格,都具耐看之大美。两画中裸女让马奈经历过两次"丑闻"。
  要说莫奈的代表作,除了《印象·日出》,还有他的一些系列画。作为风景画家,莫奈一生坚持外光绘画,无论风霜雨雪,酷暑寒冬。他对光色关系的了解如科学家,表现它们如魔术师。他画的教堂、干草垛等都成系列,随着时间、光线的变化异彩纷呈,美不胜收。
  1883年,莫奈移居巴黎市郊吉维尼,开始种花植树,筑池养莲。《睡莲》是他最大的系列画,倾注了他的情感和生命。在巴黎柑橘园,《睡莲》装饰着两个椭圆形大厅。在巴黎玛摩丹美术馆,和《印象·日出》一起被珍藏的也是如海的《睡莲》。
  莫奈对睡莲、对艺术的至爱令我深受感动。这是一种溶入血液、生死与共的至爱。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