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新报 > 医生在线
健康开讲(四): "看病"是社会问题
时间:2016-06-13 16:36:52来源:作者:一民(汉诺威)

  本栏由公益机构"德国华人医疗互助平台"开设,意将:分专科、分地区介绍在德华人医生;成立华人医生专家组,对疑难重症的救治方向提供指引;普及医药常识,解答医学疑问;帮助华人适应德国医生、熟悉德国医疗系统,进一步融入德国主流社会;与同胞共享就医案例、交流经验。
  平台的建树需要在德华人医生、专业人士的鼎力支持。如果您有好的意见和建议、或有现实的医疗困难,均可与医疗互助平台相沟通;我们一边努力搭建平台、一边在实践中解决问题。请记住:德国华人医疗互助平台
yiliao@xinbao.de

----德国华人医疗互助平台

 

 

    如何分配蛋糕属于社会问题。蛋糕当然越大越好,但是蛋糕大了并不意味着分配更加公平。
    什么是公平?首先,公平不是绝对平均。即使在原始社会还没有出现私有财产时,打猎回来或采集来的食物肯定是大个子吃的多。大家都知道大个子力气大有用武之地,多吃一点是应该的。当然,原始社会也不会出现"大个子撑不下了,小个子还挨饿"的现象。人们公认原始社会是公平的:在满足每个人基本需求的前提下,尽可能"按需分配","按能力分配"。
  一万一千年前,最近一次冰川时代结束。气候条件良好的地区自然而然出现了农业。很快,诞生了畜牧业。牛、马、羊、猪等等先后驯养成功。但是,这时人类还处在原始社会,没有家庭。无论是母系还是父系部落,大家推举懂水利、农业、畜牧、或手工业的"专家"为首领。从墓葬形式看,那时部落成员与首领的区别并不大。
  5000年前,人类进入以"文字"、"青铜"和"城市"为标志的"文明社会"(CIVIL)。毫无疑问,这时社会上已经出现了私有财产。之后,商人和手工业者的集聚地形成了城市。两万多人住在一起,没有有效的管理难以想象。人的能力不一样,会打仗的,懂管理的,精通青铜冶炼、珠宝制作的,还有什么都不太会的,甚至奴隶,等等,在社会中形成了不同的层次。
  5300年前埃及国王墓中,仅葡萄酒就有两千多"瓶"(陶罐),约4500升。说明贫富差距已经相当惊人。出土于两河流域的雕塑、石画描述的生活场景与埃及不相上下。国王高高在上,统治阶层花天酒地。有关普通老百姓的描述都与劳动有关,种地、制陶、工匠,等等。奴隶的待遇基本上与畜牲差别不大。
  即使在那时的"野蛮"国家中,"看病"却还公平。
  3700年前刻在大理石上的"汉谟拉比法典"明文规定了看病的费用。医生切除肿瘤或眼科手术费用10块钱(谢克尔)。同时规定自由民只需付5块,奴隶2块(由奴隶主付)。这当然是一种"公平"。何况贵族、农民和奴隶的治疗条件是一致的,可能因为那时还没有进口药。即使在1500年之后的希腊,奴隶还是"会说话的畜牲"(亚利士多德)。巴比伦时代已有法律规定奴隶的看病费用,令人吃惊。想想也是,即使是牲口有病也要治。
  埃及看病甚至不收费。4500年前15份埃及莎草纸文书应该是人类最早的医学文献。它记载了内外妇儿以及畜牲多种疾病治疗处方。比如癌症,小儿打虫,等等。用酒混合发霉物品涂抹伤口是最早的"青霉素"。至于看病的费用却不见文献记载。神庙也是医院。神庙的大石拄上雕刻有"医疗器械",手术刀,消毒瓶,药罐,等等。
  2500年前希腊全盘继承了埃及和巴比伦的医学成就。希腊被罗马帝国统治后,医生本身地位与奴隶相当。你说医生看病能收多少钱?1600年前医院虽然从神庙中分离出来,但仍然是教会向老百姓提供的"福利"。最早在斯利兰卡,稍后印度和波斯也建立了独立的医院。基督教和伊斯教都信仰上帝,坚信"上帝面前人人平等",批判为富不仁。圣经说"富人进入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医院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是为了解除病人的痛苦,而不是为了赚钱。
  历史上看病不贵,疾病面前人人平等。虽然"政治正确",但是经济发展水平低,医疗技术非常落后。16世纪,路德宗教改革开启了人类历史上最深刻的思想解放运动,从此教会走下神坛,政教合一失去了合法性,为资本主义问世奠定了社会基础。17世纪,市场经济在欧洲横空出世。它以追求投资的最大利润为目的,私人甚至可以将山川河流掠为私有,从而个人追求财富的动力如火山爆发般被释放出来。与此同时,科学技术突飞猛进。商品极大的丰富,医疗水平日新月异。新型医疗器械,新型药物,在市场经济的大海中乘风破浪,你追我赶。
  必须说清楚的是,市场经济可以推动医疗技术的进步,有效解决医疗资源的问题。但是,看病本身是社会问题,是社会是否公平正义的问题。"公平"不可能用钱买,所以市场经济不可能解决"看病"问题。
  举个例子。每年生产的汽车中百分之十是高档豪华车,其价值可能占整个汽车产品的百分之八十。不妨假设,全部汽车的总价格为一百万个单位。国家为了保证这些汽车能销售出去,必须向市场发行这一百万单位的货币。至于这些钱最后到了谁的口袋里,国家可以让"市场"分配。有本事的开那百分之十的豪华车,中等收入的开普通车,还有百分之五十的什么车都买不起。这不会造成社会混乱,因为没有汽车我可以骑自行车或乘公交,我自己没本事挣钱,我不报怨。
  但是,医疗是与吃饭穿衣一样的基本需求。饥寒交迫、疾病折磨是人类最大的痛苦。消除这些痛苦是最基本的人权。假如全部医疗资源提供的服务价值与汽车工业一样,那么国家不能把这一百万单位的钱撒向市场,让大家"凭本事"来抢。国家应该在保证每个人都有基本医疗的前提下,"按需分配","按能力分配"。有人骨头化脓无钱去医院,自己在家截肢。却有人在高级病房中都见到马克思了还在治疗,还在消耗各种进口药品,各种先进的仪器设备还在不停的运转。这违反了人类的基本伦理、基本道德。
  解决社会问题的出路在哪里呢?5000年人类文明史一再证明,让社会上不同团体之间直接"对话"、协商"、"讲理"是保证社会公正最有效的办法。权利放到阳光下,各种统计数据透明公开。老鼠还知道深挖洞,鸟知道站在最高的树枝上。不用去代表别人的利益,社会上每个阶层都知道什么是自己的利益,什么时候应该妥协。
  中国走上市场经济20多年来,进步有目共睹。但是,市场经济不能解决社会问题。对此不能没有清醒的认识。

2016年5月13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