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新报 > 主编信箱
难民
时间:2016-08-09 13:54:26来源:作者:

 

  这位友善、健谈的出租车司机叫做Hendrik,今年37岁,生长在前东柏林地区,如今在柏林开出租车已有11个年头了。用他的话说:从小卖蒸馍,啥事儿都经过!(意译)

 

  周末,参加一个汉堡华人活动。因为近日连续发生的袭击事件,令大家都惴惴不安;相聚时竟然抛开了活动主题,紧张、急切地开始讨论,下至德国民众的应激表现,上至德国政府的移民政策。
  "都是难民闹的!"
  "默克尔疯了吗?为什么放这么多人进来?!"
  "都是大量外国人涌入造成的!"
  "这些难民看着就很恐怖, 一脸的大胡子,三个一堆儿、五个一伙儿的,不像什么好人哦。"
  ……
  "可是,我们不也是外国人吗?我们中国人也有通过'难民'方式留下来的吧!"此女一句话,冷场面迅速冻结,所有的人都无言以对。
  "可……可……'此难民'非'彼难民',我们中国人老实啊!即便在德国申请难民身份的中国人,那也是迫于生计,并没有人是为了攻击德国啊!"一个"疑似"有过难民身份的青年人反驳。
  在少许酒精的烘托下,我一边听着大家辩论,一边大脑缓慢地锈动;多可爱的一群中国人,好不容易有个休闲时间,不是谈政治、就是说经济,不是放远全球、就是聚焦中德;虽然在德意志的地盘上自己也是不折不扣的"老外",虽然自己也是拖家带口投奔这里的异客,却把个"难民问题"当成了自家的头等大事儿,争得面红耳赤、口沫横飞。
  "哎,我说,那谁,你今儿怎么不说话啊?你家有难民亲戚啊、戳你肝儿上了?"朋友贫着;
  "我倒是想有个难民亲戚,还能接我们家去,让我这一颗富有国际主义背景的人道之心肆意地泛滥一下!"我也跟朋友们开着玩笑。
  想起了几周前,我去柏林公务,出粗车遇到大堵车,就让我们有了相对较长的交流时间。这位友善、健谈的出租车司机叫做Hendrik,今年37岁,生长在前东柏林地区,如今在柏林开出租车已有11个年头了。用他的话说:从小卖蒸馍,啥事儿都经过!对政、经、文、各路话题都门儿清,显然是记者最喜欢的好嘴子!
  我们一路侃谈柏林哪家的咖喱香肠最好吃,哪里的红灯区最热闹,取消"爱的游行"很遗憾……当然这一切都是打消顾虑的铺垫,我真正要问的问题是:你怎么看大量涌到德国来的难民?
  Hendrik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讲起了自己的故事。"我是柏林人,但出生在以前的东柏林地区。当柏林墙打开的时候,您明白我当时的心情吗?那是人在绝境中抓到的'安全感'、'依靠'、'希望'……我想,今天的叙利亚难民到德国来,需要的也是这些,我们怎么能拒绝他们呢?"当Hendrik说到"抓住"这个词的时候,右手从方向盘上离开、做了个五指抓拳的动作。
  "但是每一个国家的资源都是有限的,所以我觉得政府最要紧的事情,不是盲目地扩大接受难民的规模,而是做好安置、融合的准备。比如说生活设施、比如说教育机构、再比如说就业岗位等等。如果没有做好充分准备、就敞开大门来迎接,那就会出现很多矛盾。"
  "我不觉得难民会成为德国的'拖累',因为很多人在叙利亚也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们并不会永远只是消耗社会资源;如果有机会给他们,也会创造社会财富。"
  "我觉得排斥难民、排斥外国人的人,是冷酷、不人道的。盲目地反对、排斥,都不能解决问题的根本。我理解默克尔,她和她的政府压力会很大,但我知道她做的是正确的。"
  "那么您觉得有多少德国人跟您的看法相同呢?"我好奇。Hendrik顿了一下,说"一半吧!至少有一半!"
  临下车,我提出了一个请求:给帅哥司机照张相,作为日后刊文的配图。估计Hendrik从来没有接到这样的请求,一时间竟像个小孩子般手足无措、胀红了脸。他反复问我:这样就行了吗?我是不是应该抓一下头发、换件衣服?我则告诉他,只是想随机拍一张新闻照、原本的模样就好,可Hendrik还是让我等一下,他到后备箱里拿出了一件黑色便装、套在了花花的T恤衫上;我一看,不错,一件Armani的休闲装,很是臭美。估计Hendrik也看出了我的笑容中有些许"嫌弃"的成份,他赶紧解释说:"这样比较正式一点,我就是想让我的话显得更加正式,来提醒大家都应该思考一下怎么样友善、公正地对待难民。"不错,这个解释很用心。
  几周过去了,根据出租车票,我查到了与Hendrik交流的日期。那时候,德国还没有发生"恐怖袭击"或"孤立恶性事件"。短短的一个月中,德国已经发生了数起恐暴袭击、令数条生命陨失。
  我最想知道的是,在这一连串的变故之后,Hendrik还是想法如初吗?

 

范  轩
2016年7月25日,于德国汉堡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