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首页导航 > 华人华事
-褚橙庄园的神秘数字
云无心以出岫
时间:2018-05-28 16:46:46来源:作者:本报记者 昌宏

微信图片_20180528123116.jpg

5月初夏,风从干热的红河河谷掠过。从玉溪出发经新平、戛洒,历时近3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了哀牢山上的褚橙庄园,它的主人是中国最具争议的财经人物褚时健。

微信图片_20180528123222.jpg

  走进接待大厅,迎面是一组神秘数字:516266717484,转过后庭,同样的数字在日影中掩映,字体错落有致。

  “这是褚时健的一生。”解说员、傣族姑娘李柯颐这样说。

  51岁,褚时健来到濒临倒闭的玉溪卷烟厂,担任厂长。62岁,褚时健荣获全国十大企业家称号。66岁,褚时健被评为“全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红塔山成为中国名牌,玉溪卷烟厂成为中国烟草大王。71岁,入狱,人生跌入低谷。74岁,因病保外就医,与妻子承包荒山开始种橙。84岁,褚橙获得成功,大规模进入北京市场。

  最早知道褚时健,是作家汪曾祺的一篇文章《烟赋》。那是1991年,褚时健和他的玉溪卷烟厂刚刚火起来,还远没有后来那么知名。“褚厂长是个人物” 汪曾祺写道“从谈吐中让人感到这是个很有自信而又随时思索的人......我和褚厂长只有两次短暂的接触,未能窥见他的学问,但我觉得他抓到了玉烟管理的一个支点:质量。”谙熟卷烟品质的汪曾祺甚至诗云:“宁减十年寿,不忘红塔山。”


  褚时健的故事和他的励志橙早已风靡全国,笔者无需赘述。褚橙庄园办公室主任林安对《欧洲新报》记者说,褚时健出狱后,承包荒山种橙,周围的人都看不懂,都反对。2003年,王石第二次上哀牢山,看到刚栽上去的橙苗只有60厘米高。王石问,什么时候可以挂果?褚时健说,要等几年以后。当年,褚时健已有74岁高龄,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力量?!
  王石说,褚时健最值得敬佩的就是他保持了尊严,此外,还有他把事情做到极致的工匠精神。

  褚时健的“家乡人”、中共新平县委书记李永忠对他的评价只有4个字“认真、负责”,大道至简!

  作为新平县戛洒糖厂的厂长,褚时健曾经在戛洒小镇生活了16年。依偎在哀牢山脚下的玉溪新平县戛洒镇,是花腰傣人的家乡。这里少数民族占大多数,不仅民风淳朴,还有“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的多样性气候。从干热的红河河谷到风光旖旎的哀牢山主峰,气候垂直变化,物产丰富多样,四季瓜果不断。沿山而上,一处处缓坡上,傣家村落的土掌房古老坚实、拙朴可爱......

  有人说,戛洒是一个“山头看自然风光、山腰看历史文化、山脚看花腰傣”的小镇,是一个让人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这里的居民都是“家乡宝”。

  文献显示,当年,褚时健一家离开戛洒,去玉溪卷烟厂“高就”,竟有些恋恋不舍。在事业的顶峰,女儿褚映群劝他急流勇退,他没有听从。后来褚时健获罪,褚映群在河南狱中自杀。噩耗传来,褚时健悲痛欲绝:“我害了我姑娘”。出狱后,褚时健毅然回到戛洒,承包荒山,把生命最后的心血倾注在哀牢山上。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

  褚橙庄园有一栋两层的宿舍楼,中间围起一个庭院,褚老和员工们吃住在这里。褚橙庄园办公室主任林安指着一张圆桌说,褚老就是在这张桌上与员工们一起用餐。食堂和厨房都在一楼,记者进入职工食堂采访,见厨房设备简陋,与普通农户无异,却整洁干净。厨师说,褚时健喜食辣。有人说,嗜辣之人热情果敢,热爱生活。

  宿舍位于二楼,记者发现,员工们的房间都有前后两扇窗户。唯独褚老的宿舍没有前窗。管理员说,褚老的宿舍只有一扇后窗。笔者与同行的中新社、加拿大七天传媒记者一再请求,能否打开房门,让我们从门外看一眼褚老住过的地方......

  这是一个不能实现的请求。我们只获准透过纱窗,看一眼员工们的房间。室内一床、一桌、一柜,目测大约20余平米。褚老的房间,大约也是如此。

  褚老已经90高龄,不住在庄园。能亲眼看到褚老生活过的地方,也算不虚此行。遗憾的是,没有看到褚老的办公室。林主任说,褚老没有办公室,每当橙子成熟的时候,他都会来,他的办公室在田间,在6300亩橙园上。

  宿舍楼的水泥台阶共12级,走下楼梯,记者心中感慨。褚橙成功后,每年,不知有多少企业家、国内国外大学的EMBA学员、旅游者分至沓来,怀着拜神的崇敬拾级而上。

  “我希望大家忘记我”褚时健曾对周桦(《褚时健传》的作者)说:“我特别希望过自己的生活。”

  褚时健老人的宿舍没有前窗,关上一扇门,就再也听不见世间的喧嚣。

  他只给自己留下一扇后窗,窗外是千亩橙园,翠绿的褚橙刚刚挂果......

微信图片_20180528123058.jpg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