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首页导航 > 华人华事
在辽远的蓝天下
时间:2018-06-24 13:33:44来源:作者:本报记者 昌宏

11.jpg

红河是云南之行的最后一站,这块辽远蓝天下的国土,曾是南方丝绸之路的要冲。如今,它西连中印缅孟经济走廊,南至中南半岛,是“一带一路”倡议上的重要节点。

 

早年,红河凭借航运和马帮内接腹里,外联东南。云南多山,马帮商队用当地的矮马驮运货物。《汉书》中记载过果下马,说这种马很矮,可以在果树下行走。我们没有见到这种矮马,在红河州博物馆里,见到了从马帮古道上截取的石块,马蹄的印记清晰可见。

2.jpg

百年前,法国人把米轨铁路从越南修到云南,选中蒙自北部景色秀丽的碧色寨设立特等火车站。当年,法国人的“米轨”和中国人修的“寸轨”铁路在这里相交换轨,旅客货物上下、各地商贾云集,好一派繁忙景象,一个原本10几户人家的小乡村迅速发展起来。

 

“云南十八怪”里有一怪:“火车没有汽车快”就是讲滇越铁路。窄轨火车开不快,爬坡时就更慢。汪曾祺写过一个笑话,有人在火车上看到地上有一棵鸡枞菌,就跳下去把鸡枞捡了,紧赶两步还能爬上火车。

 

抗战时,日军占领北大、清华,轰炸南开大学,用煤油纵火,焚烧大学图书馆,妄图掐断中华的教育命脉。三校师生南下长沙,日军沿长江线逼近,炮火追随。师生们再次分三路迁校,到昆明成立西南联合大学。

 

1938年4月,西南联大文法学院曾迁至蒙自,一批青年学生乘坐米轨火车抵达蒙自碧色寨,西南联大蒙自分校纪念馆里珍藏着学生们下车时的身影,风华正茂,是力量,是青年。
日军攻陷越南后,为了阻止日军沿滇越铁路侵占云南,中国军民曾以每天4000米的速度拆除河口至碧色寨段铁轨,碧色寨在战争中走向衰落。

3.jpg

我们来到碧色寨,这个百年前繁盛一时,非常时髦的边陲小站,走过战火与牺牲,走过半个多世纪萧条沉寂,正因为一部电影被人们想起,一夜间红了起来。站台墙壁上立着电影《芳华》大幅剧照,解说员是穿着蓝色土布衣的“民国女子”,

 

同来的美国华文记者换上板绿军装,在铁轨旁留影。

 

碧色寨红瓦黄墙的候车室,没有了指针的法国三面钟,百年的红土网球场......还是从前的模样,新的开发还没有开始。恰如藏在深闺的秀女,躲过了时代刻刀在她脸的涂鸦,只希望后来的开发者能够懂得这半个多世纪的等待,珍惜她最原始的美丽。

1.jpg

十公里外的蒙自是红河州的首府,也是一座小城,至今人口不过40万。城区干道两旁多是七、八层小楼,整洁干净,让人看一眼就心生喜爱。蒙自城中有南湖,湖堤杨柳、远山晚霞,美似故乡。八十年前,朱自清说:“一站到堤上就禁不住想到北平的什刹海”。朱自清又在《蒙自杂记》中写道“蒙自小得好,人少得好。看惯了大城的人,见了蒙自的城圈儿觉得像玩具似的”。

 

蒙自的城圈儿今尚在? 蒙自的南湖还一如昨日的美丽,我们亲眼见到了。

 

当年,西南联大的学生们组织南湖诗社,周定一写下《南湖短歌》:
“我远来是为的这一湖水。走得有点累,让我枕着湖水睡一睡。
让湖风吹散我的梦,让落花堆满我的胸,让梦里听一声故国的钟”。
“我在这小城里学着异乡话,你问我的家吗?我的家在辽远的蓝天下”。

 

在西南联大蒙自分校纪念馆里聆听《南湖短歌》,一位日本来的华文记者在诗歌中默默垂泪。

 

匆匆离开红河,我忍不住回望南天

 

当满清遗老们留着长辫,在京城看戏喝茶的时候,在辽远的蓝天下,碧色寨的人们已经抿着香浓的咖啡、看电影、打网球了。

当日寇轰炸中国的大学、印书馆、焚烧图书馆,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时候,在辽远的蓝天下,西南联大师生为维系中华教育的命脉“刚毅坚卓”、弦歌不辍。培养出一批世界一流的人才,创造了中国乃至世界高等教育史上的奇迹。

 

碧色寨、蒙自,在辽远的蓝天下......

7.jpg

后记:云南之行,一直阳光灿烂,没有下雨。离开的前夜,昆明下了一场阵雨,只是时近黄昏,看不真切。

 

离团前,女记者打开一个粉色纸盒,把一只只精美的小纸袋递给大家,说:“这是南屏街现烤的玫瑰花饼,只保鲜7天,大家尝尝吧”。轻轻咬一口,紫色的馅料里还有玫瑰花的残瓣儿,花香在口中浓得化不开。

5.jpg

清晨,我去了南屏街,远远看到一家鲜花饼商店,刚想奔过去,一位大妈告诉我,本地人不在这里买花饼,还有更好的去处,在附近街上。她操着方言使劲儿说着街名,我却三遍四遍的听不明白。

 

正想求她带我一起去,一直阴着的天空飘下来雨滴。没想到离开时,还能看到昆明的雨。我忽然明白,一个外乡人,总要留下一点儿遗憾,才好以后再来。

 

昆明机场有更多的鲜花饼商店,几乎每走几步,就能碰到一家。有茉莉花的,玫瑰花的,只是价格略贵。玫瑰花饼最香,那些食用玫瑰花是伴着晨露采摘的,9时必须摘完。卖鲜花饼的姑娘说,9时过后,气温升高,花香也就散了。

 

我想,那是昆明的味道,而昆明的颜色,应该是文人笔下“明亮的,丰满的,使人动情的”昆明的雨吧?

8_05543894975641421_360.jpg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