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首页导航 > 华人华事
-访青田籍百岁老人周会美先生
“一带一路”上的华人故事:旅德八十年
时间:2018-08-15 14:09:21来源:作者:本报记者 昌宏

编者按:浙江青田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称。自然资源贫瘠,很早就有青田人出国谋生。据《青田华侨史》记载,自康熙年间青田人出国贩卖石雕,到二十世纪末,青田出国人数占全县户籍总人口的60%以上。青田,几乎家家都有亲属在国外,被称为“华侨之乡”。
早年,德国华商中青田人的比例很高。特别是在中餐业。纽伦堡华商会周旭光会长(青田阜山人)估算:德国的中餐馆加上快餐店总计近万家,其中,青田人开的餐馆占比例最高。
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海外华人华侨创业、生活的故事受到媒体关注。记者有幸得到德国青田同乡会赖成敏会长的介绍,在纽伦堡南郊小城Schwabach,采访了旅德八十年的百岁青田籍老人周会美先生。

赖成敏(左)、周旭光(右)与周会美夫妇.jpg

赖成敏(左)、周旭光(右)与周会美夫妇

 

 

沧海横流,此去故乡35载


周会美的家乡在青田阜山,村庄散落在山间盆地上,出村往西有个地名叫百丈漈,那里山高谷深,溪流挂于绝壁,溪水飞下形成瀑布。每到雨季,百丈漈山雾升腾,轰鸣之声不绝于耳。

1937年,年仅19岁的周会美离开家乡,经温州,在上海换乘法国邮轮,开往欧洲。同行有50位中国人,青田人多一些,其余是温州人。轮船经香港到达越南西贡。西贡是法国远洋邮轮公司本土外最大的基地港,也是杜拉斯小说《情人》的背景地。轮船在西贡停留了几天,继续驶入大海,向着目的地-法国马赛航行。

那是一条漫长的水路,全程历时一个多月。当年,欧洲各地华侨和中国留学生旅欧或者回国,大多选择这条航路。


根据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的资料,苏伊士运河通航后,法国邮船公司把15艘船舶投入上海与欧洲的航线上。周先生乘坐哪条轮船离开祖国?记者已无从查考。记者找到一张航线上L Athos II号邮轮的照片,轮船排水量两万吨,长172米。当年,钱钟书一家从马赛回国,就是乘坐L Athos II号。

图为1937年,上海欧洲航线上L Athos II号邮轮,轮船排水量两万吨,长172米。当年,钱钟书一家从马赛回国,就是

图为1937年,上海欧洲航线上L Athos II号邮轮。

 

少小离家,当年是否有难过和不舍?
“我那时小,平生第一次坐轮船出海,同船的又多是家乡人,说家乡话。没有感到难过和不舍”。周会美的叔叔周宣青在1923年就出国了,他在德国做小生意,乡邻们都挺羡慕他。年幼的周会美心里有个想法:像叔叔那样,挣到钱回乡看妈妈。

1937年的夏天来得早、特别热。周先生回忆说,抵达马赛后,他又转道去意大利。那时,中国的全面抗战已经爆发,法国报纸每天都在头版报道七七事变和八一三松沪抗战的消息。因为语言不通,到了意大利,周会美才辗转从华人口中听到日军轰炸上海港和四行仓库八百壮士的消息。

周会美一行人可能是战火前,最后一批集中赴德的青田人。后来,再有青田人集中赴德,是在改革开放以后了。

周会美没想到,当年轮船驶出黄浦江,家就再也回不去了。从此沧海横流,直到1972年,周会美经过严格的安检,再次踏上故乡的土地,时间竟然相隔了整整35年!

 

“这是我们的元首!”

 

来到意大利半年后,叔叔周宣青把他接到德国。早年,青田人在海外谋生的方法多是做小生意,提篮叫卖,售卖青田石雕。周会美的叔叔从德国工厂里买来一些日用品,陶瓷碟碗、棉布制品,再批发售卖。周会美先帮叔叔做小买卖,后来又到德国工厂做工。二战爆发前,周会美在德国度过了一段平静的时光。

周会美在纽伦堡做工,住在纽伦堡南部小镇Schwabach,小镇人口至今不过4万人。那里民风淳朴,房租也便宜。二战初期,周会美住在小地方,对战争的感受不深。只是发现,小镇的德国青壮年陆续离开,有些人再也没有回来。

那时,纳粹德国与日本结盟,对华关系日趋恶化,1938年5月底,国民政府驻德大使程天放回国前召集华侨开会,周会美去了。大使馆给到会中国侨民的护照都延长了3年,是当时最长的期限。程大使嘱咐大家,要在当地合法生活,保护好自己。时隔80年,周会美仍然记得那次气氛凝重的聚会。

1941年7月,纳粹德国正式承认汪精卫伪政权。重庆国民政府与德国断绝外交关系。周会美曾说,当时的中国,我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应。再一次松开了母亲的手,周会美像一只孤雏,漂泊在深陷战火的德意志。

二战中,很多华人回国,或是去了土耳其等周边国家。囊中羞涩的,只好硬着头皮留在德国。周会美推算,那几年留在德国的青田人大约有一、二百人。

摄于1940年。左起周会美,赖长锡(死于二战轰炸),周佐仙,前座者为林森华(青田阜山人).jpg

摄于1940年。左起周会美,赖长锡(死于二战轰炸),周佐仙,前座者为林森华(青田阜山人)

 

1943年,盟军开始大规模轰炸德国,起初,盟军没有制空权,德国人还能白天上班,晚上跑去防空洞躲轰炸。到了战争后期,纳粹德国失去了招架之力,盟军几乎把纽伦堡炸平了。周会美说,几乎每天都要藏身在防空洞里,超过20个小时。胆大的人躲在德国酒馆的地下室。那里比防空洞舒服一些,可以打打牌。一天,四个中国人在酒馆地下室里打麻将,其中一人突然起身说,这里太危险,我得离开。他刚出门逃进远处的防空洞,身后的酒馆就被炸弹击中,地下室里的人全被炸死,包括打麻将的那三位中国人。周会美给记者看一张摄于1940年的老照片。照片上一位同乡赖长锡就是二战中被炸死的。

还有不少哑弹,当时没有爆炸,人们好奇,过去看时,炸弹突然爆炸了。那时,纽伦堡上空弥漫着硝烟和尸体的臭气,像是人间地狱。空袭的间隙,德国人在广场架起几只大锅,倒进大米、水和食盐,煮成菜粥分给市民充饥。

比盟军轰炸更可怕的是纳粹秘密警察。为了控制外国人的行踪,秘密警察强迫外国人24小时随叫随到。外国人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时刻准备着。


周会美说,他曾3次被纳粹抓进警察局。最危险的一次,纳粹警官怀疑他是密探,这是一个可怕的罪名,可以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先被暴打一顿,再投入集中营,或是拉去挖战壕。眼看着大难临头,一位德国女办事员抬起头,看看周会美,对纳粹警官说,他德语都说不好,怎么可能刺探情报,做密探呢?
纳粹警官想了想,指着墙上的巨幅照片问:“你知道这是谁吗?”周会美看看,摇摇头,纳粹警官向照片敬个礼,说:“这是我们的元首!”周会美又看了看照片,那个小胡子可比维也纳街头的落魄画师神气多了(编者按:希特勒得志前,曾以维也纳街头作画卖画为生)。
纳粹警官看周会美搞明白了,就把他释放了。


“德国有好人”周会美说。女办事员年纪不大,有一双清澈的蓝眼睛。好心的姑娘是否活着熬到了战争的结束?


“在德国,整洁是通行证。”

 

二战中,许多德国家庭失去了父亲、丈夫、儿子。周会美的房东Havtlew夫妇没有孩子(可能是儿子上了战场,再也没有回来),周会美与Havtlew夫妇一家相互照顾,他帮Havtlew夫妇做事,带一些日用品给他们。Havtlew夫妇教周会美德语,对他很疼爱。


二战后,德国恢复生产,Havtlew夫妇安排周会美去朋友的工厂做工。后来,膝下无子的Havtlew夫妇去世时,竟把房产赠给了周会美。


Havtlew夫妇还把好朋友的女儿-约翰娜(Johanna)介绍给周会美。两人幸福生活至今,已经超过了65年。

约翰娜(Johanna)一家来自多瑙河畔的帕绍(Passau),记者请她回忆第一次见到周会美时的感觉。“哇,好帅气、好干净的小伙子!” 约翰娜说:“他的德语好,举止得体,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他了”。


那天,周会美没有刻意打扮。在Havtlew夫妇家里,他早已学到了德国人的生活礼仪,他至今保留着一把老式的电动刮胡刀。出门前,都要把脸刮干净,再换上新衣服,这是他的生活习惯。没想到,会因此得到女孩子的青睐。提起这段经历,周先生说:“在德国,整洁是通行证。”

周会美(后排右)与赠予其房产的HAVTLEW夫妇(房东)。后排左为青田阜山同乡刘文.jpg

周会美(后排右)与赠予其房产的HAVTLEW夫妇(房东)。后排左为青田阜山同乡刘文

 

2017年是周会美和约翰娜(Johanna)结婚65周年。那年9月,Schwabach市市长亲自上门,送来有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亲笔签名的贺信,总统在信中写道:“几十年相互厮守、幸福与共、彼此承担、共同分享。在这个特别幸福的日子里,我愿以最好的祝福,伴随您二老未来的时光。”


周会美和约翰娜(Johanna)幸福的婚姻成就了一段中德民间友好佳话。

 

“活着,看到这一天,我赚到了”

 

周会美身材不高,耄耋之寿,依然衣着整洁。干净整洁也曾给周会美带来困扰。早年,周会美走在街上,遇到不认识的德国人,都以为他是日本人。那时,中国人受歧视呀。如果你干净整洁、举止得体,就说你是日本人。从那个年代走过的华人都懂得,这不是一句骂人话,可周会美听来就是不顺耳。德国人彬彬有礼的背后,却是深深的歧视,刺在周会美心里。他在心里呐喊,海外孤雏,心都喊哑了。


周会美说:“那时,我做梦也没想到,中国会变得今天这样强大。”


说起中国,周太太约翰娜(Johanna)来了兴致,她对记者讲,电视里说,中国高铁里程全世界最长、跑得最快;“一带一路”中国的火车开进了杜伊斯堡; 中国的军舰来汉堡港访问,“很大、很漂亮的军舰!”老太太表情夸张地把身子往周先生背上一靠,说:“从我先生的家乡来的。”


大家都笑出了声。德国人,天生就会调节气氛。谁想,百岁老人周会美突然热泪盈眶,一个多小时的采访,说到少小离家、羁縻在纳粹警察局,说到同伴死于战火,老人没有落泪。却因为妻子的一句玩笑话,落泪了。
老人嘴里喃喃说着什么,记者听不清。好半天,老人才清晰地说出一句话:“活到这个年纪,看到这一天,我赚到了!”


后记, 1972年周会美第一次回乡,家乡依然是贫穷的模样。此后,中国改革开放,从周会美这一代老华侨开始,亲戚带亲戚,青田人再次集中赴德。


德国青田同乡会会长赖成敏对记者说,青田的农村苦,谁见过大饭店怎样做?到了德国,我们看人家怎样做,就用心记。没有资金,就把几家攒的钱合起来,先支持一个乡亲创业,等他成功了,再拿出钱来帮助大家。青田人勤奋努力、互帮互助,终于成功。


如赖成敏、周旭光,青田华侨经过几十年筚路蓝缕,事业有成,家乡青田也沧海桑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机遇,正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中续写新的青田故事。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