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新报 > 华文教育
我家的画廊
时间:2015-10-06 15:50:41来源:作者:高蓓明(Remscheid)
 
 
  我的新家有一条长长的走廊,它的尽头是卫生间,这条走廊穿过卧房,客厅,厨房,书房,直到家的进口。
  虽然有时我抱怨这个房子的结构,但是后来我也发现了它的好处。第一,这条走廊让我不停地运动,从这头走到那头。若要去阳台上收衣服,我就得走到走廊的那头,因为阳台在客厅的外面;要去电脑上查账,就得走到走廊的这头,因为电脑在书房。第二,我将这条走廊撇做了我的私人画廊,走廊里挂上了我心仪的照片,地上铺上了在土耳其买回的手工地毯,墙上换上了阿拉伯镂空壁灯。
  就像一个小小的博物馆,我将这个走廊分作三段两主体:一个主体是常展品,另一个主体是主题作品。
  常展品位于走廊的入口处,那里都是徐悲鸿的作品,这是我最喜爱的中国画家,甚至超过陈逸飞。我喜欢他的画和人品,特别是早期的人物油画和人体素描,所以我就去网上摘录,将它们放大印成照片,挂在入口处,其中一幅是身穿天蓝色的有着丝一般质感连衣裙的蒋碧薇,红扑扑的圆脸蛋,细嫩的皮肤,茂密浓黑的短发上有一段红头绳,充满了青春的美好;还有一张是蒋碧薇怀抱着一只有着长长白毛的波斯猫,一只眼睛绿,一只眼睛蓝,蒋女士手腕上的金圈和金表玲珑剔透,徐先生的脸隐隐地藏在蒋的背后,那时他们大约是沉浸在热恋之中,多么美好的故事啊,真为他俩最后的结局嘘唏。
  走廊的末尾也是放常展品的地方,这里我挂上家族众成员的照片,它们记录了东西方两个家族几代人的照片。有趣的是,多是母亲和孩子的照片,比如我的婆婆抱着我先生的哥哥的照片,照片上的婆婆是个德国美女,身穿条纹连衣裙,小婴儿一身洁白,婆婆一脸的喜悦,沐浴在花园的阳光中,因为她怀中抱着的是头生儿。还有我抱着儿子的照片,我的嫂子和侄儿亲嘴的照片等等。
  在走廊的中段,就是我布置主题照片的地方。从搬入新家直到现在,我已经换了三届主题:
  第一届的主题是我公公和婆婆结婚时的贺电。五十年代时,德国人结婚都流行发电报祝贺。贺电放在一个特制的美丽信封里,信纸都是发黄的底色,上面有美丽的图案,多是传统的西方插图。那是我在老家的阁楼上的一个纸盒子里找到的。我觉得它们非常地好看,而且很有意义,发贺电的人都是公公婆婆的朋友和亲属。写的句子也都有情有意。所以我就将它们用来布置我的私人画廊了。但是我做了件破坏的工作,为了要将它们装入镜框,我把双页的电报裁成了一页,又将单页的电报裁去了边框。对不起啦,公公婆婆。
  第二届的主题,展示的是我从小长大的老家----上海吴江路63号底楼。那是我生活了30年的地方,我母亲在那里度过了60年。2010年,在推土机的隆隆声中,老家变成了一堆灰。为了纪念这个曾经有过的家,我将我先生当年去我家度假时拍下的黑白照,放在了镜框里。他是个有心人,一直对老东西很感兴趣。我在那里,长这么大都没有想到要去拍这些很杂乱的厨房,煤气表,浴室,天井,木扶梯,甚至邮箱等等。如今它们成为了我最后的记忆。
  那天,我换了第三届主题,它们是中国的老东西。我买过一本书,叫做《中国的老东西》,它是德语版本。本来是想为德国人宣传中国文化时派用场的。后来发现里面的一些照片,很有意思,给我带回了许多的记忆。所以就挑了五张,放入镜框里。它们是: 夏天纳凉时用的蒲扇,高脚痰盂,陶瓷中药罐,有着牡丹花图案的红色铁壳热水瓶和军用水壶。它们让我想起了我成长过程中的不同阶段:夏天在弄堂的路灯下同小伙伴们一起听鬼故事,边听边用蒲扇啪打蚊子;小时候坐在痰盂上玩《挑蹦蹦》;父亲常常用陶瓷中药罐煎药,家中和厨房间到处弥漫着中药的苦味;冬天在浴室洗澡时,先在浴缸里放好一寸的冷水,烧好三壶热水,灌满放在隔板上的热水瓶,才敢将门关紧,开始洗澡;中学野营训练时,偷偷地买来豆浆,灌进军用水壶里,还要想方设法不让老师和同学知道,怕被批评为有资产阶级思想。
  回想往事,多么有意思,我们一点点地长大,出国留学,成家立业;父母渐渐地老去,退出舞台,历史就在不知不觉中发展前进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