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新报 > 时事评述
最终如何实施,还是一个未知数
德国何时实现男女薪酬平等?
时间:2016-11-14 19:42:18来源:作者:本报特约撰稿人 王阳 教授(Meckenheim)

 

 说起男女不平等,许多人就会联想到宗教极端主义国家或不发达国家。其实在德国这样宗教意识日渐式微的发达国家,男女平等仍然是一个社会问题,只不过它并不体现在女孩接受教育、女性婚姻和个人发展等显而易见的层面,而是反映在男女薪酬不平等以及高级职务中女性比例低下等深层次的问题上。今年10月6日,由基督教民主联盟、基督教社会联盟及社会民主党三大德国执政党组成的联合委员会制定了一项"争取更多的男女工资平等"的法律草案,社会各界的目光从而再次聚焦于德国男女薪酬不公的问题。
  2013年9月德国大选后,联盟党与社民党组成联合政府,双方共同商定的"联合政府协议"明确表明,要"争取更多的男女工资平等"。但是联合政府执政三年下来,立法程序并没有实质进展。十个月前,社民党党籍的联邦妇女家庭事务部部长施韦瑞希女士(Manuela Schwesig)提交的法律草案受到联盟党的抵制,被搁置在总理府,理由是草案提出的要求超出了联合政府协议的范围。现在,离下届联邦议院大选不足一年时间,形势逼人,双方做出让步后,才匆匆通过草案。但并非实行男女工资一律平等,仅是"争取更多的平等"而已。 

 

德国女性薪酬现状

 

  德国联邦统计局公布的数据表明,德国女性的工薪收入普遍低于从事可类比工作的男性,平均低21%。2015年,德国男女职工从事同级别的工作,女性职工的税前平均工资为每小时16.20欧元,而男性职工为20.59欧元。柏林的德国经济研究所发表调查报告说,在所谓"典型的女性职业"范围内,女职工每小时得到的税前工资仅为12欧元,"典型的男性职业"中的男职工收入为20欧元,两者相比,小时工资平均少8欧元,每天少64欧元。以每周工作40小时计算,每星期就少了320欧元,差距几乎为40%!调查报告强调指出,进入新世纪以来,这样巨大的男女工资差别并没有缩小。
  确定一个职业是"典型的男性职业"还是"典型的女性职业",要看该职业的从业人员是以男性、还是以女性为主。正常情况下,男性占从业人员70%的职业为"典型的男性职业",反之则为"典型的女性职业"。依照此标准,德国经济研究所对十种职业进行了调研,其中从事软件开发、企业经管和工程设计等职业的人员多为男性,而女性主要为幼儿园教师、售货员、办公室文员和社会教育学人员。从事以上男性职业之前需要接受多年教育培训,女性职业中,只有社会教育学人员的受教育程度可与工程师相提并论。
  受教育的程度对薪酬的高低起着重要作用,对此不存在异议。但是在受过同等教育的不同职业中,男女职工的工薪仍然有明显的差距。德国经济研究所在调查中注意到,女性社会教育学家的税前小时平均工资为16欧元,拥有同等学历的男性工程师却每小时平均可以挣29欧元,从事这两种职业都需要经过长达15年的教育。如此看来,高学历男职工比同等学历的女职工更多受益于自己的受教育程度。
  一些典型的女性职业,如婴幼儿照顾、教育、老弱病残护理等,本来就来自无报酬的家务劳动,其价值没有获得社会的充分承认。这些工作成为公认的社会职业后,在传统的惯性力作用下,与同级别的技术型男性职业相比,这些女性工作的价值评定仍然过低。例如,尽管老人护理员和技术员平均都接受过12年教育,但是多为女性的老人护理员税前小时工资为12欧元,而多为男性的技术员每小时收入18欧元。

 

新法律草案要点及其反响

 

  联合执政的三大政党经过反复争议,10月6日终于通过了"争取更多的男女工资平等"法律草案。其要点是,职工人数超过200人的企业,职工可以要求企业领导,通报同等岗位同事的工资收入,但出自数据保护的原因,只能通报平均工资。今后企业发布招聘启事时,有义务同时公布该职位的最低薪酬标准。此外,500人以上的大型企业必须定期公布有关工资平等的报告。
  为了加强不同工种的可比性,法律草案要求企业按照新式的记分系统对所有工种的工作进行价值评定,并以此作为工薪的计算基础。这种新的劳动价值评定方法以接近德国工会联合会的汉斯·波克勒基金会研制的"薪酬平等查验"(EG-Check)为蓝本,把薪酬的其它各个组成部分,如补贴和加班费等收入分离出来,使企业中不同职位具有明确的可比性。
  对新通过的法律草案,政界和社会各界的反响不一。社民党议会党团负责人奥佩尔曼(Thomas Oppermann)在草案通过后说,这一法律使1400万职工在法理上得到了获悉工资信息的权利。在订有工资协议的企业,职工可以通过企业职工委员会行使这一权利;反之,职工可以直接找雇主。为此,联邦党内有人警告说,新法律会加大中型企业的文牍负担。德国工业协会和雇主联合会也担心,新法律将加重人事部门的工作量、增加企业成本、助长文牍习气。通报工资的规定会破坏"企业内部和睦",在企业中形成"互不信任和互相打听的气氛"。
  在德国,每个职工的工资都是个人隐私,本人不透露,外人不打听,财会部门的工资账单都以严格保密的方式发给职工本人。这一做法,一直被工会诟病,称之为工资不平等的根源。所以,新通过的法律草案立即获得工会的赞同和支持。德国工会联合会副主席哈纳克女士(Elke Hannack)认为,这一法律草案将给生产型企业和服务业带来工薪正义。她希望打破工资的禁区,使新的劳动价值评定方法具有普遍约束力。德国冶金工业工会也欢迎这一法律草案,称之为"走向薪酬公正和透明度的重要一步","草案应尽快浇铸成适用的法律,因为薪酬不公与21世纪的现代世界早已格格不入"。

 

男女薪酬平等的前景

 

  在欧洲,男女薪酬不平等的现象并非德国仅有,一些国家也试图通过立法消除或至少减小这一社会不公现象。在瑞典,公民甚至原则上可以向官方查询任何一个公民的工薪收入,公民工资收入可谓高度透明。尽管如此,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调查,瑞典的男女薪酬差距并不比德国小。2011年,奥地利开始执行男女薪酬平等法,企业招聘时也必须明确标明该岗位的最低薪酬标准,但法律执行五年来,男女职工的薪酬差距没有大幅缩小的趋势。
  可以说,不改变社会固化的劳动价值观,不提高女性职业的价值评定,男女薪酬的差距仍将发展下去。德国最近通过的这项法律草案只是在工薪透明度方面向前迈出了一步,但没有根本改变薪酬评定的旧思维和旧结构,况且现在通过的只是一个联合执政各政党的协议草案,还需要呈交联邦议院审核表决,最终何时、以何种形式付诸实施,还是一个未知数。
  (本文作者王阳为日耳曼学学者、德语语言学教授)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2014 欧洲新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