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旅馆 便宜旅馆 租车 便宜旅馆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新报 > 有奖征文
随 行
时间:2014-04-11 12:24:26来源:作者:无 理(慕尼黑)

    凌晨6点,安静得只听见排风机和翻报纸声音的车厢里,行李架上的订座牌几乎都是绿色,被人预订了的颜色。开去汉堡的列车,每次踏进车门的瞬间都会在头脑里飘过灰色海面的样子。几年前路过汉堡,不曾停留,只是从各种颜色集装箱的缝隙里窥见过一抹灰色,水的颜色和天空一样,乌云密布。开着车窗,能闻见淡淡的海腥味,里面是各种形状的贝类和横行的螃蟹,跟烟台的一模一样。
  如果在汉堡放开风筝,要多长的线能飞到烟台的海面上?风筝上一定要画四只眼睛,这样就能看得更宽更远。
    世界有时很大,大得动辄就要飞洋过海。世界有时很小,两只眼睛的距离就能尽收眼底。
    这样的清晨,薄凉空气被滞留在车窗玻璃外的城市里,还有残雪的清晨,倒也不觉得冷。
    像个真正在旅途中行走的人一样,端着咖啡,咬着清晨新出炉的面包,带着完全没睡醒的头昏脑胀,等待列车的出行。习惯地坐在最后一排,听同行的旅客来来往往从身边经过,面无表情,经常闭着眼睛。
    只能算是出行。临时的车票,找到突如其来般非去不可的借口,不是度假,不是旅行,不是一直想做的那个随时随地都可以背包行走的旅人,不是轻松上路的心情。那种心情,是可以随心在风景优美的某一站靠停,走走某条也许已经几千年历史的小街,跟小酒馆的人聊聊天,微笑着和似乎相识多年的陌生人说再见后才继续上路的心情。
    是回家的路。要跨越不同的地界,看天空的颜色渐变,灰蓝,鱼肚白,等到完全变成亮色,便是到了。
   很多次跟人拼车,不断地左转右停,穿过不同的小镇,从黄墙红顶的拜仁小屋到黑色屋梁呈报在外的图林根土房,看天空由亮变鱼肚白再变成淡淡的灰蓝色,黄色的灯光映上的时候,也是到了。
    今天早晨,时间颠倒了。在放亮的天色里脚踏实地,俨然另外一个世界的图林根,行走在路上每一棵树都五官相似的图林根。
    火车停靠的站台旁经常有红砖砌成的烟囱,高高地笔直送向云霄。看过辛德勒的名单很多次,当成群的犹太人被赶进焚烧炉后,柱子的顶端会飘出黑烟,漫天弥漫灰色的尘。当年的柱子是不是我曾经过的那根,不得而知。有时生怕在四周飞舞的不是柳絮,而是那生生地灰色的尘。
    心情偶尔会因为这种遐思沉重。人类是这个物竞天择世界里最可怕的动物,食肉食草屠杀他族手戮同类,甚至有极强的适应能力和繁衍能力。人类是无所无能,无所不做的可怕的生物物种。
  图林根人,法兰克人,拜仁人……
  当年希特勒到底想把日尔曼民族改变成什么样才能达到他心目中所谓的优等?他的内心会是怎样的不平静,即使国王湖畔那如画的风景也无法安抚?一定要用杀戮和摧毁来完成他所谓的对族人的拯救?
  有时有种错觉,鹰巢近区残存下来的人,端正的五官,健康的皮肤,总让我觉得好看过一张张隐藏于图林根莽莽原始森林里不见阳光一样的惨白的脸。
  好奇堆积到一定程度后会有求知的欲望。可是心里总有顾虑,这段沉重的历史在德国人的心里到底烙上的印子有多深,不知道。但是电视台一遍遍播放的黑白纪录片里一颗颗飞机上抛落的炸弹在我这个异国他乡人的心里都时不时地会炸开,也许在德国人的心里也是一样,早已经落得血肉模糊,只是时间在上面结了一层薄薄的痂,一旦被揭开,又会生疼。直到被好奇折磨得实在忍不住地时候,小心翼翼地问道:是不是觉得这里的人很多长相奇怪的?在拜仁似乎从没见到这么多奇形怪状的人。不会是战争留下来的后遗症吧?
    不是战争,是柏林墙倒了后,很多人生病了。酗酒,消沉,各种奇怪的病症,所以才会有这么多奇怪长相的人。有人如是回答。
    没有历史考证的论断。仔细回想,又似乎有道理。
    大部分长相奇怪的人都是在40到60岁之间。柏林墙倒下时,他们的思想已经成型,却又必须在一夜之间把他们的思想从社会主义改变成资本主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瞬间化为乌有,看习惯了的贫富差距很小的单纯的世界一夜之间变成灯红酒绿的天堂地狱。
    无法适应,无法承受,无法面对的时候,只能酗酒,消睡,自我封闭。
    东德的这一代人的人生,很多就这样生生被毁了。他们的脸,被政治和历史给毁容了。
    穿越过鱼肚白天空的列车,一个不关心政治和历史的女子,想到了历史和政治的种种。如果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也无法适应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时,是自闭还是会奋起抗争?
    时间变幻着黑夜黎明,去时的路,来时的路,烟囱依旧,铁轨依旧。剥落的石灰,数不清的锈斑,在毫无防御能力的心中沾点上一些记忆,成为随行的历史。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Powered by 欧洲新报网   © 2011 欧洲新报
租车 租车 便宜旅馆 便宜旅馆